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冷少霸宠小娇妻
冷少霸宠小娇妻

冷少霸宠小娇妻 颖小姐 著

连载中 雷诺小姐

更新时间:2021-07-06 09:12:47  人气:
主角是雷诺小姐的小说《冷少霸宠小娇妻》此文是颖小姐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她是暗夜里的精灵,被家族推上了傍大款的绝路,慌忙闯进一个包间,扯掉了那男人的浴巾披在自己身上:“老兄真不好意思你让我躲一躲,我爹在追我!”男人危险的逼近“不如躲一辈子如何!”...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几人来到了零点KTV,直接开了一个豪华包房,冷天煜和冯总便是边谈起生意便唱起歌来,安仅萱和梁悠悠则是坐在一旁,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聊天,两人还没坐下来多长时间,包房的门便是被推开。 “怎么了?已经和冯总聊上了呀。” 温柔的声线带着暖意,同样是一身休闲装扮,眼角还带着笑意,耳边有着一个银色的耳环,与刚才的男人比起来,却是天差地别。 “西爵哥。” 安仅萱抬起头,便是直接看到了严西爵的到来,严西爵是冷天煜的死党,自小便是看着自己一点点长大的,对于安仅萱来说也是如同一个阳光大哥哥的存在。 冷天煜看了一眼,便是继续和冯总商谈了起来,让严西爵和安仅萱聊起来。 “小萱也在这呀,刚好洛曦也来了,你们刚好聊天。” 严西爵说着,走到安仅萱的旁边,揉了揉安仅萱的头发,便是瞬间看到了安仅萱旁边坐着的梁悠悠。 “你好,我叫梁悠悠,是萱的好朋友。” 梁悠悠也感觉到了严西爵的目光,便是站起身来,友好的对面前的人打招呼,伸出手来。 严西爵愣了愣,握住梁悠悠的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小萱的朋友真是漂亮呢,我叫严西爵,是冷天煜的死党。” 两人相视一笑,便是齐齐坐了下来,坐在了安仅萱的两边。 “天煜哥,打扰你了。” 严洛曦从门口进来,甜甜的声音便是传入了冷天煜的耳中,冷天煜皱了皱眉,对着严洛曦点了点头,便是继续和冯总商谈正式的合同起来。 今天的严洛曦穿了一身纯白的连衣裙,一头长发也是高高的绾了起来,如同大家闺秀一般。严洛曦和冷天煜打了招呼之后,便是看见了坐在一旁的安仅萱,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起来。 “哥,待会儿陪我去买礼物吧。” 严洛曦来到严西爵的身旁,直接无视了旁边的安仅萱,而此时梁悠悠的眼神却是在看到严洛曦的一瞬间暗了下来。 而此时的冷天煜也是谈好了合同,和冯总在一旁喝起酒来。 “好。小萱和悠悠待会儿要一起吗?” 严西爵笑着答应了下来,侧过头问了问一旁的安仅萱和梁悠悠。而此时的严洛曦却是冷冷的看着旁边的安仅萱,安仅萱只是轻笑着摊了摊手。 “不用了啦,待会儿小萱要到我家里去玩。” 梁悠悠瞥了一眼冷下脸的严洛曦,看了不远处的冷天煜。挑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将安仅萱拉了起来,直接走到了冷天煜的旁边。 “天煜哥,我和小萱先走了,今晚如果你不回家的话,小萱就寄放在我家了哟。” “好,待会儿让司机送你们回去吧,路上小心。” 刚刚谈完生意的冷天煜心情也是放松了下来,看着面前梁悠悠灿烂的笑容和安仅萱弯弯的眼角,便是快速的答应了下来,温柔的声线让不远处的严洛曦的脸更黑了。 两人离开了包房里,安仅萱看着一旁露出得逞笑容的梁悠悠,却是有些不可思议。 “悠悠,你这个人还真是人见人爱呀,煜那么冷淡的人都能让见过几次的你叫他天煜哥,实在是太难的了。” 梁悠悠测过脸,看了一眼比自己还要高一点儿的安仅萱,叹了口气。 “没办法,谁叫冷天煜紧张你呢,作为你的朋友,我那是因为你的关系才被关注的。说不定天煜哥早就私下将我调查的一清二楚了,不然以他宠你的方式,还不得暗地把我解决掉了。” 听到梁悠悠的话,安仅萱却是觉得脸蛋微微发热,而两片红云也是爬上了双颊,安仅萱加快了脚步,留下梁悠悠独自落在后面。 梁悠悠看着远处安仅萱的身影,只觉得有些好笑,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熙熙攘攘的街市之上,有着一家静谧的咖啡店,咖啡店里皆是暖色调,橙色柔和的光芒散落在小小的包房里,精致的花灯则是立在一旁,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翠绿格子的桌布上也是放着两杯温热的咖啡和两盘意大利面。 严西爵品了一口咖啡,露出满足的笑容,而对面的严洛曦却是黑着一张脸,不停的虐待着餐盘中的意大利面。 “这有什么好烦躁的嘛,煜可是大忙人,反正礼物已经买了,没什么事儿啦。” 严西爵看着面前一脸愤愤的严洛曦,有些无奈,伸出手去揉了揉严洛曦的头发,严洛曦却是一把拍掉了哥哥的手,露出一双泪眼看着严西爵。 “哥,天煜哥都不陪我,是不是讨厌我了?” 严洛曦的一番话却是让严西爵有些无言以对,作为严洛曦的哥哥,严西爵小时候便是看清楚了严洛曦对冷天煜的感情,看到自己的妹妹喜欢是冷天煜,严西爵对此表示百分之百的不愿意,冷天煜是什么人他十分清楚,二十八岁的冷天煜的生活里,只有一个作为侄女的安仅萱,其他的女人更是不能入他的眼,哪怕是他的妹妹也是如此。 “不是,煜就是那样的性子,对谁都这样。” “那为什么悠悠才见过天煜哥几面,天煜哥就默认了她对他哥哥的昵称?而且说话的语气也那么温柔。” 说到这里,严洛曦却是直接哭了出来,严西爵一阵手忙脚乱,严西爵虽然是个阳光少年,但最害怕的就是女人的眼泪。 “这个……那个……因为是小萱最好的挚友,而且,煜是再跟小萱讲话呀。” “怎么可能,明明是跟悠悠讲话的呀!” 严洛曦猛地大声的说出来,泪水落得更加的厉害起来,瞳孔里的神采也是一点点的扩散开来,消失不见,只有一双空洞的眼神。 自小便是喜欢上了那个高大的背影,看着那冷漠而高大的背影,严洛曦从来没有感觉到一丝温暖,但即使如此,她还是义无返顾的追寻。 因为她知道,冷天煜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永远都是那样的冰冷,对谁都是一样。 即使如此,她还是如同追求着光明而不惜生命的飞蛾一般,哪怕将生命舍弃其中也要攀附其上。 但是冷天煜对安仅萱和梁悠悠一句温柔的话,却是将她心里最后的一道防线也摧毁掉。 最后的心理安慰已经彻底崩塌,那道细微的光明也是消散开来,取而代之的是不知所措和无尽的黑暗。 严洛曦完全听不清严西爵说的话,只知道自己模糊了视线,嘶哑的声音从嘴唇里流露出来,她甚至无法听到自己说的话。 可是,熄灭的光明如同篝火,一点细微的火星,也能重新燃起燃燃大火。 严洛曦急促的呼吸着,直接抓住了严西爵的衣袖,一双眼睛里闪过一道金色的光芒,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严西爵。 “哥哥,你能不能去追求安仅萱!?我想得到天煜哥,我想成为天煜哥的妻子!” 严洛曦说的一番话,却是让小小的包厢里陷入了一片的寂静,而面前的严西爵却是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妹妹,心里也是一抽抽的疼了起来。 富商子弟大多都没有温暖的童年,而妹妹的存在不仅是严西爵的寄托,更是严西爵的至宝,看着妹妹泪如雨下的样子和那空洞的眼神,严西爵只觉得心底一凉。 而如今严洛曦的话,却是给了严西爵当头一棒。严西爵直直抓住了妹妹的肩膀,力度重的让严洛曦都惊呼出声,即使如此,严西爵还是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洛曦,你醒醒吧,冷天煜不是你能染指的,他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你知道的,报纸上他的花边新闻成百上千,和她一起的女人百十来个!你知道吗?就算你得到了他也不会幸福的!” “哥!我不在乎!我只是喜欢冷天煜!爱上了冷天煜而已!无论他做什么我都会一直爱着他!多少年了!我的目光从来没有从他的身上离开过你知道吗!?” 严洛曦此时却是歇斯底里的喊出声来,嘶哑的声音变得有些破碎,而那泪水更是不值钱一般直直的往下掉。 “拜托了……哥哥……求你了……” 严洛曦终于是低下声来,一双手颤抖的拉住严西爵的衣角,细小的声音让严西爵心中一阵刺痛。 严洛曦从来都不会拜托别人,无论严洛曦心眼多么小,心胸多么狭窄,但作为一个富二代,严洛曦从来不会拜托别人,更加不会对人低声下气,哪怕是父母,严洛曦也从来不会拜托别人,就好像她对冷天煜的坚持一样,但严西爵却是见识到了,冷天煜在严洛曦心中的地位,远比她的骄傲要高得多。 “好吧……我答应你。” 严西爵松开了严洛曦的肩膀,握紧了拳头,只好勉强答应了下来,却是不知道。 他答应了妹妹的要求,却是成了未来所发生所有事情的导火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