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强爱夜欢:饿狼总裁太用力
强爱夜欢:饿狼总裁太用力

强爱夜欢:饿狼总裁太用力 福音音 著

已完结 钟筱芸伊敏颢

更新时间:2021-10-07 11:06:31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强爱夜欢:饿狼总裁太用力》的小说,是作者福音音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八年前,他厌恶她,她还眼巴巴追着他,结果她失去一切。 八年后伊敏颢在别人手里救下她,从此他们又纠缠不清。 他和别人订婚,钟筱芸把离婚协议书一签,转身就投入他人怀里,高调结婚。“现在谁不知道你婚内寂寞出轨,你还回去干嘛?钟筱芸咬牙切齿瞪他:“滚!” “那就一起滚!”伊敏颢很无耻拉着她手放在某物上。 后面某人不甘于现状,千辛万苦都要当回正牌老公。...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萧煜硕与宴会主人翁寒暄几句,天生备受瞩目,一道与其他别人的视线,他也是自然能感觉到,很自然朝钟筱芸看了一眼,什么表情都没有收回视线。

然后跟主人翁说要回去了。

钟筱芸一看见他走出外面,也不顾音乐没停,松开汪一扬就追了出去。

同时伊敏颢也丢下强颜欢笑的苏曼琳追出去。

路灯亮着,夜色昏暗。

钟筱芸追到外面,偌大的门口,一个人影都见着。

明亮迷离的眸子微微黯然,心情失落站在原地。

还想着回去找汪一扬商量一下,结果一回头就看见伊敏颢一脸阴霾。

“回去!”

不顾她的意愿强行攥紧她往车库走去。

一路上两个人谁都没说话,气氛冰冷僵硬。

到了别墅,钟筱芸解开安全带下车。

没走几步就让伊敏颢攥住。

他阴戾盯着她。

“好好解释你今晚的行为。”

竟然还敢当着他的面盯着别的男人看了这么久。

而且还想追出去跟那个男人有交集。

他是不是让她过得太舒服了,所以才连自己都没放在眼里。

看一脸好像妻子出轨的表情对自己,钟筱芸不由露出嘲弄笑容。

想起宴会上他让她难堪,怒火顿生,挥开他手。

“伊敏颢你觉得有什么好解释的吗?难道你不是更应该解释你跟苏曼琳到底怎么回事?让我在所有人面前下不了台,伊敏颢你很高兴吗?让我成了大家眼里的丑小鸭,你伊敏颢就很高兴是吗?”

“你身边明明就已经有了一个苏曼琳,你还想抓我到什么时候才放开?伊敏颢你很卑鄙,很无耻,是我钟筱芸见过最烂的一个男人。”

发泄完自己心里愤怒,钟筱芸连头也不回进屋里。

原本他是想故意气她,如果她过来,他自然会让苏曼琳回去,去牵她的手,结果她没过来。

还跟那个汪一扬亲亲我我,还对萧煜硕有了恋恋不舍。

心里越想越火,愤愤不平跟着她进去。

“伊敏颢我现在不想争吵,我很累,如果你觉得你自己很无聊,你可以找苏曼琳,不然可以找你那些锥子脸美女去,本小姐不奉陪!”说完,当着伊敏颢面把门砰一声关上。

气得伊敏颢差点把门给炸了。

最后不知道怎么啦,他忍下了,愤怒转身回房。

明天他再找她算账。

第二天早上他人一起来,钟筱芸早已经不在别墅里出去了,把伊敏颢给气得恨不得把她吊起毒打。

拿起手机拨打秘书号码,“查一查她现在在哪里,跟谁在一块。”

没过多久,伊敏颢收到消息,嘴角勾了阴霾的冷笑。

昨晚她还不死心呀!

钟筱芸约汪一扬在附近咖啡厅见面。

两个人商量在某些宴会上萧煜硕会出现。

确定好‘作战’方针之后,汪一扬还是忍不住问她:“你见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其实我的意思是如果不是非得萧煜硕才可以帮你,我也可以帮你,你尽管开口。”

“一扬这件事就要萧煜硕,至于事情是什么样的,以后你会知道。”

他知道她不想说,那他也不逼她说,而是开玩笑说她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秘吗?

钟筱芸和汪一扬是面对面坐着,眼睛不抬就看见伊敏颢阴沉着脸过来。

她嘴角笑容渐渐淡了,汪一扬注意到刚要回头就看见伊敏颢上去攥住钟筱芸往外走,他连忙上去阻止。“伊敏颢你放开她。”

伊敏颢冷傲眼神扫了他一眼,不屑轻视笑了,“汪一扬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与你无关,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汪一扬脸上倏然一变,苍白得像一张纸,隐忍怒火却又不敢爆发地瞪着他,手握拳头,咬牙切齿:“你没看到筱芸她疼吗?”

伊敏颢冰冷傲然斜睨钟筱芸一眼,攥着她的手不由自主松了一点,“这跟你也没关系,你以前没机会,现在更不会有,奉献你还是死心,最后难堪的人绝对是你。”

钟筱芸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不过看见伊敏颢对汪一扬的态度她不喜欢,挣开伊敏颢手,“伊敏颢,汪一扬是我朋友,轮不到你插管我们的事。”

看到了吗?你们之间是好友关系。

伊敏颢讽刺的眼神朝汪一扬看去。

汪一扬狼狈不已微转视线。

他从认识钟筱芸起,他就喜欢上她,他不喜欢看到伊敏颢仗着筱芸喜欢他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

一直很小心翼翼守护她,伊敏颢却老在他面前高调炫耀可以得到筱芸全部的爱。

“跟我回去。”

伊敏颢揪着她往外面走。

回到家里,钟筱芸甩开他,质问他:“你到底对一扬做了什么?”

“刚才对话你不是知道吗?”

伊敏颢从容坐在沙发上。

“我指不是刚才,我指的是这几年。”她能感觉到汪一扬身上迸发出的失落与落寞。

“你当我伊敏颢是那种无聊的人?公司那么多事要处理,你觉得我会有时间去找汪一扬麻烦吗?”伊敏颢嘴角挂着深深自信的笑容,意味深长地说:“更何况他从一开始就不是我对手。”

钟筱芸瞪着他傲的模样,恨不得泼一盆狗屎在他脸上。

后面几天钟筱芸想出去找汪一扬都被伊敏颢看得死死的,就算是出去半个小时,人就被伊敏颢给逮回来。

“伊敏颢你干脆改行当专抓老三好了。”

不管她在什么地方他都找得到她。

“你还真猜对了,伊氏旗下是有这么一间公司。”

什么?钟筱芸惊异,“你们家是穷疯了。”

“这世道谁还会觉得自己钱多?”他是学她。

“奸商!”

他们家的钱堆起都可以把这房子给堆满了。

“以后你少跟汪一扬有接触。”不要以为他不知道汪一扬和她在计划什么。

“我找他关你什么事。”

“钟筱芸。”伊敏颢突然很严肃看着她,眼睛深邃得令人觉得可怕,“你那三个孩子是不是也该被请来这里?”

他的话瞬间让钟筱芸面色惨白,如果……

她不能赌,更不会怀疑伊敏颢的话是否真假,因为他从来都不屑说假话。

有了伊敏颢的警告,她不敢出去找汪一扬,就她的手机都被伊敏颢没收,现在她就像是被囚禁的犯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