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双宝速递:傲娇爹地请签收
双宝速递:傲娇爹地请签收

双宝速递:傲娇爹地请签收 年悦 著

连载中 陆霆昱白铃

更新时间:2021-10-13 09:49:05  人气:
新书《双宝速递:傲娇爹地请签收》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年悦,主角陆霆昱白铃,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闺蜜出事,她替嫁。   结婚三年,安染喜欢着陆霆昱,可他却恨着她,恨她夺了闺蜜的陆太太位置。   三年无性婚姻,突然在一纸验孕报告前,破裂!他没碰过她!她却突然怀孕了!   一朝分娩,产下死胎的她被弃于火海中,可惜命不该绝的她,五年后携侥幸生存下来的女儿回归……   却不想,新来的上司竟然是陆霆昱,她深爱十年,视她贱如草芥的男人。她毅然转身辞职,却被告知辞职,就要面临巨额赔款……...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殷总满目的莫名,“诶,你这人怎么回事?刚刚你不是默认了,怎么?现在……啊……” 殷总稳当当的接了一拳。 气愤的指着陆霆昱的鼻梁,“陆霆昱!你TMD想干什么??” 陆霆昱优雅的折了折袖口,“滚吧。” “你TM是喝多了吗?” 陆霆昱歪着脑袋,“我是喝多了,可殷总一定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吗?我前妻?我陆霆昱不要的二手货也轮不到你来亵玩!” 殷总气得撩了袖子,想要和他干起来。 谁料陆霆昱不过抬手,就直接把他放倒了! 吓得旁边的女孩儿尖叫,顿时包厢里乱成了一团。 殷总捂着脸上的伤,指向陆霆昱,“陆霆昱!你给我等着!” “滚!” 所有的人都走了。 安染默然起身,拉了拉身上的裙子,看着陆霆昱,嘲讽的扯了扯嘴角。他救她,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她曾经是他的前妻。 再怎么也贴过陆霆昱的标签,怎么可能容人如此的践踏。 她把散乱了一地的资料重新整理好,拿过桌面上的车钥匙,“陆总,我打电话让人来送你回家。” “坐下。” 陆霆昱执起红酒杯,冷冷的命令。 安染抿了抿唇落座,双目冰冷的看着前方,静静的坐在那里。 陆霆昱转首看着安染,“怎么?很失望?” 她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疯,说什么鬼话,没出声。 陆霆昱猛地倾身过来,一把捏着她的下巴,“怎么?盛珩满足不了你吗?你就那么耐不住寂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撩人?现在是不是很恨我打扰了你的好事?” “……” “说话!”陆霆昱掐着她下巴的手微微用力。 安染不想与傻瓜论长短,他怎么看她,一直都是如此,她解释都没用。 安染冷漠的眼神彻底的激怒了陆霆昱,他凌厉的目光慢慢落在她起伏的胸膛上,手几乎没有经过大脑的同意,猛地撕开了她的衬衫…… “既然你毁了我的单子,那就肉偿,我看看你到底有寂寞,到底有多Sao!” 安染一个激灵,霍然惊起身,一把推开陆霆昱的身体,“陆霆昱,你喝多了!回家吧!” 她刚起身,陆霆昱又扑了过来,把她重新压在沙发上,“欲禽故纵的把戏?装什么矜持?他们玩得?我就玩不得?” “陆霆昱!你疯了!” 安染抓到酒杯就直接一杯酒给他泼了过去,让他清醒清醒。 她已经不是以前爱他卑微到尘埃里的安染。 她的心早已被他捏碎…… 她不接受他的污辱,现在他也没有资格再污辱她! 陆霆昱坚毅紧绷的脸上凝着紫红色的液体,缓缓地淌过他的脸颊,他慢慢地睁开双眼,“安染,你找死!” 安染盯着他,“我是找死!所以把我辞了吧!从此永不相见!我这般肮脏的人,配不上你的天人之姿!” “想得美,你给我戴的绿帽仍在,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安染。”陆霆昱说着,倾身逼近,目光如刀刃般的锋利。 安染捂着胸口节节后退,“陆霆昱!够了!当年你将我扔进火海里,你的恨还没有发泄完吗?你到底要我怎样?我没有……我以为那是你……我没有想过给你戴绿帽!” “没想过?刚刚你在做什么?你当我眼瞎吗?我看不到你在对殷总做什么吗?抛媚眼,挑Dou!你别和我说那是正常的交流方式。” 陆霆昱或许真的是喝多了。 他居然在意她有没有对殷总献媚。 他应该巴不得她被人玩死。 他怎么会如此的质问。 安染很累,不想与他争执,“陆霆昱,够了,很晚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家吧。” “滚!” 陆霆昱转身,嘶声低喝。 安染像是得到释放,忙不跌的拿过背包,穿上外套走人。 她跑到大厅外,才发现自己手上的车钥匙,迟疑了一下,又回去了。 安染轻轻地推开门缝,里面的陆霆昱正在喝闷酒,而且是直接抱着省酒壶喝的。 她无力的坐在包厢外面的沙发上,仰头深呼吸。 他恨她抢了白铃陆太太的位置,又恨她给他戴了绿帽。 那么矜贵,优雅的男人,居然恨她恨到如此丧心病狂的地步。 陆霆昱是一个人来的,她又拿着他的车钥匙,她就在外面守着他。 安染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很犯贱,他死活和自己有什么干系?可笑…… 安染不知道在外面坐了多久,一直到白铃来了。 她一来就满面怒气冲冲的走上前,径直一巴掌促不及防的打在她的脸上,打得安染的身体一斜,几乎站不住。 安染扶着墙,深呼吸,脑袋慢慢地从混沌中清醒过来,转首看着满面狰狞的白铃。 “贱人!你们已经离婚了!为什么要缠着他?为什么?你以为你带着野种就能进陆家的门吗?安染,你这个贱人!” 安染可曾想到自己最心疼的柔弱闺蜜,如今是这副嘴脸,句句夹枪带棒的攻击她,甚至上手,恨不得一巴掌把她抽死。 安染站稳了脚跟,满目淡漠的睨着白铃,“怎么?心慌了?害怕了?我和陆霆昱走在一起,你是不是害怕他下一秒就把你抛弃了?还是你发现我走的这五年里,他一直在想我?哈哈……” 白铃彻底被安染的话给激怒,直接恼羞成怒的扑上前,拽着她的发丝,就想扯,却不想…… 啪! 安染反手一巴掌,狠狠地抽在她的脸上,气势逼人的推开她身体,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白铃,别当我是以前的傻子。现在你休想动我一根寒毛!我打架有多厉害,你不是没有见过。这还是托了你的福……” 当年她为她出头,没少在学校打架。 这身本事可还在。 白铃狰狞到五官扭曲,跌坐在椅子上,手颤抖的指着安染,“安染,你这个贱人!可耻的小人!你偷我陆太太的位置,现在又来勾引前夫,你到底要不要脸?” 安染嘲讽的扯过嘴角,“到底谁贱,你应该比我清楚。既然你来了,就接了你的男人回家,别在这里发疯。” 说完,她将手里的车钥匙扔给他,扭头而去。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