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主宰之魂
主宰之魂

主宰之魂 九鼎 著

连载中 叶一凡叶

更新时间:2021-09-10 20:22:54  人气:
完结小说《主宰之魂》是九鼎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一凡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少年叶一凡被神雷劈中,意外觉醒体内神种,修补天神诀,自此,踏上了一段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征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小子,被雷劈上瘾了?”

叶一凡怔了片刻,随后四下唯有风声,忍不住又指着苍天吼骂道:“耳朵都劈坏了。”

此时身后再度传来那疑似幻觉的声音:“咳,小子你没听错,是我在跟你说话。”声音略带调侃。

叶一凡汗毛都竖起来,猛然回头,却看见一节铁棍静静漂浮眼前,其上有青光附着,正是父亲给他留下的那根铁棍,一股陌生感油然而生,色厉内荏道:“铁棍,你在说话?”

“你可以叫我元圣,你口中铁棍是封印我的魂器。”

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可心里还是一惊,漆黑的瞳孔在此时顿时缩了缩,倒吸一口冷气,叶一凡逐渐放开了心门,原本的惊骇化为好奇:“那你怎么以前不说话?”

“呵呵,这个么,今天刚刚借助雷霆之力破开了些封印,可以勉强说句话”

“雷霆?封印?”叶一凡眉头一皱,一种预感从心头升起,小心询问道:“你能引雷霆之力?”

铁棍传出声音:“我不能,但你体内我给你种下可以孕育神决的雷种可以,可惜白白……”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传来叶一凡愤怒的吼骂:“草你姥姥的,老子被雷劈是你这个王八蛋害的,等等你说神决?”

铁棍内传来淡淡的笑声,声音温润儒雅,却充满霸性:“心动了!神之大陆魂决分为玄、地、天决;灵、宝,神术六大等级,雷种孕育出更是至高神决,若非需借助天雷之力破开封印,岂会便宜你小子。”

叶一凡心头涌起狂喜,但是那破损的经络如同一头冷水泼向其火热的心头,心思翻转,想到自己这些年,又从天才堕入平凡,虽然时时刻刻都在憧憬变强,可是心中已然下意识认为自己这一生再无望成为强者。

只是此时突然有一个人告诉你,我有一部神术可传于你,这是何等的讽刺,欢喜之后,无尽的凄凉,心中忍不住对着铁棍破口大骂:“便宜你老母,我浑身经络破损,魂宫洞穿,魂像被毁,再有什么魂决我都修习不了,即便有了神诀又有什么用!”

叶一凡提起身边的长枪狠狠刺向地面,不多时挖出一个大坑。

“你这是在做什么?”

叶一凡道:“我觉得还是把你埋起来比较好,从此你我再不相干。”

“年轻人,不要太冲动,你的经络、魂宫、魂像可恢复。”一道虚幻中年男子身影浮现在叶一凡眼前,叶一凡被吓得倒退数步,吞了口唾沫,停住挖坑动作,强做镇定淡淡道:“你有办法?”

中年男子器宇轩昂,举手投足带着一种王者之风,看向叶一凡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叶一凡瞥了他一眼,中年男子的话骤然让叶一凡的心瞬间火热起来,心跳瞬间加速,不过五年来他懂得了许多,比如,无利不起早,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叶一凡知道天上掉下的只会是铁饼,此时像防盗贼一般防着中年男子道:“你想继续让我挨雷劈,帮你破开封印?”

中年男子一眼看穿了叶一凡的心思笑道:“你无需担心,封印我会自己破开,不过我需要一些东西需要你帮我收集。”

“哦,有求于我,那你还是先说说怎么能修复我的魂宫经脉还有魂像?”叶一凡淡淡道。

中年男子见眼前少年模样嘴角浮现一抹笑意:“修炼你脑海中的补天神诀炼成雷灵体。”

“补天神诀?”意念一动,一套完整的修炼体系浮现在脑海之中,这套神决完全是以魂宫内雷神树为基础,吸纳雷力帮助雷种生长开出雷花,花朵数越多,花瓣数越多补天魂决的威力越强。

元圣单手背负,接着道:“雷灵体会自动修复你的经络魂宫,而且神诀之所以称作神诀便是有着你不能理解的妙用,以后你慢慢体会。”

神之大陆,谁人不知低级魂决与高级魂决的区别极大,玄阶魂决孕育的魂像要比地阶魂决孕育的魂像弱小许多,一次输出的魂力也是小上许多,像木香玄镇两大叶族与奥兰家族都最高的魂决不过地阶中品魂决,神级魂决,哪是他一个普通小子所能拥有的东西。

想到此处,叶一凡心中乌云尽散,嘴角泛起一丝冷意,叶啸天、叶无悔,我们走着瞧。

将铁棍重新背在背后,笑呵呵道:“元圣?听起来蛮厉害的样子。”

元圣闻言,虚幻的面容上,傲然之色毫不掩饰。

叶一凡接下来的话让他脸红不已:“你这么厉害,怎么会被封印在这里?”

元圣手指一动,叶一凡觉得自己头一痛,元圣的声音传来:“臭小子,你也敢调侃本圣。”

知道元圣被触到痛楚,叶一凡岔开话题兴奋与元圣聊着向着柴房走去。

雪已定,风甚急,叶一凡小心翼翼开了门,发现屋里灯火仍旧亮着,母亲此时靠在墙壁上,旁边还坐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听见门开的声音,二人将头转过来,母亲仍旧苍白的面孔和小姑娘微微羞红的脸庞映入眼帘。

叶母道:“凡儿回来了。”

叶一凡将身上的外套挂在门口处,露出精壮的筋骨,看了看还是那般害羞的小表妹,不由得笑道:“凌烟表妹,外边风这么大,你怎么来了。”

凌烟听见熟悉的声音,清纯若白荷的面颊泛起了红晕,灵秀的眸子转动,心中窃窃道:“今天的叶一凡表哥似乎很不一样呢,没有了那种暮气沉沉,自信而迷人而且竟然主动叫自己烟表妹呢,自从五年前,自己便不曾听到过这么亲昵的称呼呢。”

女孩的感觉总是灵敏,想到此处脸上潮红更浓痴痴道:“表,表哥,你回来了。”说完脸上像是熟透了的苹果,再度深深低下了头,手中紧握着一个木盒。

“这,这个,是,是我送给伯母和表哥的,五,五株一年灵药。”凌烟刚说完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不敢抬头。

叶母见状若有深意看了看眼前心地善良有些害羞的女孩,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橡根木头杵在那的儿子,不由得摇了摇头,轻柔道:“凌烟啊,这灵药你对你帮助也很大,二姨怎能要你的灵药呢?”

凌烟仍旧低着头,手指不断摆弄,听见二姨不肯要,心中慌乱,小心翼翼询问道:“二姨,您是嫌,这灵药不好么?”声音、身体都微微颤抖。

叶母见状知道若是不收只怕伤了女孩的心,也不再推迟道:“凌烟,你是个好姑娘,这灵药,二姨就收下了。”

凌烟闻言心中大喜,文文静静地将木盒放在床边,可二姨接下来的话,让她心扑腾扑腾剧烈加速起来:“凡儿,能有你这个表妹是他的福气,凡儿以后你要对烟好些。”

“母亲你就放心吧。”叶一凡整理一下衣衫,随口道。

刷一下凌烟脸色红的像是火烧云,当即站起来,对着叶母、叶一凡一弯腰,慌乱道:“二姨、表、表、表,凌烟先走了。”说完火急火燎夺门而出。

叶一凡傻愣愣看着,叶母对着叶一凡嗔道:“还不去送送你烟表妹。”叶一凡哦了一声,推开门,看着凌烟急速远去的身影,喊道:“表妹等等,我送送你。”

看着离去的叶一凡,叶母风铃心中道:“虽然凡儿已经有了婚约在身,不过男子三妻四妾也不算什么大事。”

凌烟闻言哪里肯停,浑身赤红魂力一闪,整个人眨眼消失在夜幕中,叶一凡瞠目结舌,这速度也太快了,摇头失笑,转身回到屋内。

风铃不曾想儿子这么快就回来了,也没问什么,凌烟是个不错的姑娘,似乎老天对自己儿子还有一点怜悯。

叶一凡打开木盒,五棵灵药,都是叶母所需要的一年灵芝,叶一凡将一株捣碎给母亲服下,叶母含着笑意入睡。

叶一凡盘坐在地,将木盒放在身边,五年来每天晚上已经习惯了打坐,闭上眸子,内视,残破魂宫内一株两片青叶的青色小树,扎根虚空,散发着淡淡白芒,白光照耀出,经脉的裂痕正在缓缓恢复,这样下去只需要半年时间便能完全恢复。这神诀当真不可思议。

感受着补天诀运行的奇怪轨迹以及魂力运行的强度,却让人不满意,眉头一皱道:“我以前修行玄阶上品魂决,运行速度都比这神诀快,这算什么神诀?”

元圣不由得骂道:“你的雷神树,现在连一朵花都没开,能有什么效果。”

叶一凡尴尬笑笑不语,盘坐起来默默运行功法,次日清晨,……,那是十年灵药特有的药香。

香气是从床边木盒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四株盘子大小的灵芝出现在眼前,叶一凡擦了擦眼睛,一年灵芝变成了十年灵芝?

元圣的声音再度响起:“大凡神灵之物都有保护自己的办法,雷神树混淆视线保护自己的方法原是如此,现在却是平白便宜了你这臭小子。”

叶一凡惊异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当即从灵芝掰开一小半放入口中:“随着强横的药力散开,在补天神诀的运转下,体内经脉竟然开始极其缓慢的愈合,一个时辰后,体内骤然传来一声轻微低沉的炸响,叶一凡骤然睁开眸子,眼中满是欣喜。”

“六阶魂之力……”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