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圣匠
圣匠

圣匠 沙河东 著

连载中 吴法李师兄

更新时间:2021-10-14 09:50:04  人气:
主角叫吴法李师兄的小说是《圣匠》,它的作者是沙河东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吴法:“曲婆婆,我看你那把龙头杖用的年头挺长了,给你铸了一把新的,极品灵器哦!”曲婆婆:“这把用的挺顺手,你不如帮我铸造一副假牙吧,人老了,牙也掉光了……”吴法:“七叔公,我看你那寒月刀都有缺口了,就给你铸了一把全新的,仙器哦!”七叔公:“不要!帮老夫铸一张躺椅吧,最近晒太阳的时候总是不舒服!”肖万森:“那个,帮我打一只碗呗,最好是仙器!”吴法:“去去去,拿一只仙器去乞讨,你好意思么!”肖万森:“切!你一个圣光传承者,却非要做一个匠师,你好意思么?”吴法:“我是一个匠师啊!我喜欢打造兵刃铠甲,不是那些稀奇古怪东西!”众:“享受生活!拒绝暴力!”这,是一个不想当圣皇的匠师的故事……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没过几天,趁着范师叔上山的空当,风寒再次前来,随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子,跟在风寒身后,躲躲闪闪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扭捏。

一见到吴法,风寒像是变戏法一样,不知从哪拿出三只山鸡,“兄弟,来来来,这是你金师姐,她还不信你手艺了得,你让她见识见识!”

见风寒一边说话一边眨眼睛,再看看金师姐那个神态,吴法马上明白了他们的关系,连忙接下递过来的东西,对金师姐笑着说道:“嫂子放心吧,片刻就好!”

此言一出,风寒顿时眉开眼笑,偷偷给吴法竖大拇指,而金师姐则面红耳赤,低着头直往风寒身后躲。

吴法迅速烧水给山鸡拔毛,然后便往炉子里加碳,烤起了山鸡。

金师姐显然从没见过这么烤肉,在一边瞪大眼睛看着,几次有心帮忙却被风寒拦了下来,而有吴法在这里,她又不好意思和风寒在一边说话,便坐在火炉边,边看边跟吴法说起了修炼之事。

听了金师姐的话,吴法才明白过来,所谓的光之力,其实是一种体质,只有具备这种体质,才能吸取自然之光,聚于丹田,不断淬炼,使之不断壮大。

而光之力之上又分四种,分别是星光之力,月光之力,日光之力和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圣光之力,具备这四种光之力的修行者,不仅能直接吸取对应的光华,而且同样的术法,在他们手里打出来威力要比普通修行者强大很多,前段时间紫云宗和涛海宗大比,涛海宗出了一个拥有月光之力的弟子,竟然凭一己之力,把紫云宗的十名出战弟子全部打败,令全宗上下气愤至极。

看金师姐说着说着气愤起来,吴法不由问道:“嫂子,你和风哥是什么体质?你们要是去的话,那个什么涛海宗也不会那么猖狂了吧!”

金师姐本来因气愤而涨红的脸飞上一抹羞色,快速瞥了一眼风寒,轻声笑道:“两宗大比,只能派出刚刚突破觅光境,达到纳光境的弟子,我和你风师兄都已纳光境中期,不能再参加了!不过,虽然我拥有星光之力,但当初大比之时才打胜了三场,而风师兄只是最普通的光之力,却也赢了三场!”

吴法对于光之力没有什么直观印象,但看金师姐这么说,显然风寒虽然资质一般,却是个十分刻苦之人,因此才能俘获她的芳心。

吴法看两人眉目传情,不由嘿嘿一笑,转头专心烤鸡。

一顿饭,吃的金师姐香汗淋漓,看起来虽然辟谷了这么久,但对于这美食仍然没有免疫力。

吃饱之后,风寒临走前,把一个小册子塞进吴法手中,道:“这是我家传的一套功法,都是些拳脚工夫,我留着也没用,送给你了!”

吴法也没跟他客气,对于一个修行之人来说,这种攻击力有限的拳脚工夫确实没什么用,自己既然没法修炼,学学这个倒是不错的选择。

送走风寒,吴法把剩下的铁锭打完,看看天色还早,便翻来那套功法,细细研习起来。

这套功法名为风石拳,第一页的介绍里说练至大成之时,出拳如风,开碑裂石,普通人难以近身。

之后的日子里,吴法勤耕不辍,范师叔在时,便拼命打铁,范师叔不在时,便刻苦练风石拳,个把月的时间,竟将那些招式练的滚瓜烂熟,虽不至于开碑裂石,可胳膊粗的木棍在他拳下像纸糊的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即可劈断。

至于满山的野物,吴法抓起来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天天有肉吃,身体竟比过去还精壮了不少。

灰衣大叔再次来送矿石时,范师叔恰好又不在,当他看到面色红润的吴法,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道:“我看你这架势,倒是有点练家子的感觉,莫非练了什么拳脚工夫了不成?”

吴法嘿嘿一笑,知道瞒不过他,当下将风石拳练了一通,看的灰衣大叔连连鼓掌。

卸完矿石,吴法与灰衣大叔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大叔姓刘,在十几里之外的黑风沟里开矿,年轻时也练过几年拳脚工夫,因此才能一眼看出吴法跟上次大不一样。

给吴法留下一包盐巴后,刘大叔又勉励吴法一番,下山而去。

像是有默契一样,刘大叔身影刚消失在山路上,范师叔便从山上下来了。

看到吴法坐在那里,范师叔皱着眉头,不悦道:“看来一天五十块铁锭对你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了,从今天开始,每天打八十块铁锭!”

吴法默默无语,心中却暗自思忖,别说八十块,自从天天有肉吃后,一天打一百块都没问题!

不过,吴法嘴上却恭敬说道:“范师叔,每日里打铁十分枯燥,您老人家行行好,哪天带我上山一趟,一者见识见识宗门景象,二者也算散心,免得整日打铁脑袋都打迟钝了!”

范师叔冷笑一声,“想上山?你不是说我铸的剑不行么?什么时候你铸的剑让我满意了,我便带你上山!”

吴法心头先是一凉,但听完范师叔的话后,又马上高兴起来!

以前范师叔只让吴法打铁锭,根本不让他铸剑,如今这么说,不管是嘲讽也好,鄙视也罢,最起码他开了口,意味着吴法以后可以铸剑了!

第二天一早,范师叔刚打开房门,便看到吴法双手捧着一把剑,恭敬的站在那里。

范师叔神色一动,随即冷如冰霜道:“残劣之品,也好意思叫剑?”

话音未落,便见范师叔左手一挥,将吴法手中宝剑抛上半空,同时右手一指点出,只见一个米粒大小的光点从他指尖激射而出,眨眼间打在剑身上。

吴法算是涨了见识,他也没想到,自己铸了一夜的剑,自认为品质优良,但在一个光点面前竟然瞬间四分五裂!

“小子,每日定下的铁锭不能少,想铸剑的话,只能用额外打出来的铁锭!”

看着范师叔慢慢远去的背影,吴法沉思良久,才握紧拳头,暗暗定下一个目标!

当年爷爷铸剑绝技名动四方,吴法就不信,竟然连范师叔都赶不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