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武道真王
武道真王

武道真王 莫不知君 著

连载中 杨寒武道

更新时间:2021-11-25 10:05:53  人气:
《武道真王》作者:莫不知君,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杨寒武道,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武道资源,掌控于世家、名门。武道传承,深藏于学府、宗派。弱者生死不由己,强者武力胜天地。少年杨寒偶然觉醒,以平民之资,踏上武道。且看他如何一步步于微末中崛起,斩尽万界天骄,灭尽诸天神魔,成就一段不朽传说。武道,我为真王!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凌语嫣黛眉轻蹙,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江建峰在此,其他人不可能站出来。至于杨寒,后天三流武修,而羿小凡更是一介凡人,与江建峰拼命,后果可想而知。

“武修集市露天交易场所发生之事,逃不过丁统领手下驯养的蛛眼影鸦的观察和记录,你们若能请动丁统领出面,想要事情水落石出并不难。”

她轻声道,打破僵局,指出一条明路。

凌语嫣在帮他们!

杨寒感激的看一眼凌语嫣,“小凡,蛛眼影鸦是什么?”

羿小凡摇头,虽然他在武修集市摸爬滚打的时间并不短,但多忙于生意上的事,无法面面俱到,他也是第一次听闻蛛眼影鸦。

蛛眼影鸦,它能还原事情真相?董槐一脸茫然,江建峰脸色却青一下,别人不清楚,他却知道蛛眼影鸦有何用处。

“蛛眼影鸦是一种低级妖兽,一对主眼,一对副眼,性格温善,容易驯养。没有强大的攻击力,却有一个非常特殊的能力,主眼记录影像,副眼可以投影出主眼记录到的影像。”凌语嫣解释道,杨寒和羿小凡吃惊一下,董槐面色一变,围观人群则大开眼界,啧啧称奇,只有江建峰一脸冷淡。

凌语嫣白如葱根的手指指了指天空。众人抬头,几道黑影正在武修集市上空盘旋不已。

“这几只整日盘旋在武修集市上空的怪鸟就是蛛眼影鸦,哈哈,其实我早就发现了。”

“切~要不是凌姑娘为我等解释,谁知道它们是蛛眼影鸦。”

众人注意力都在蛛眼影鸦身上,江建峰朝董槐勾了勾手指,后者立马靠近过来,江建峰对他耳语:“一旦让丁还山动用蛛眼影鸦,你干的好事就会原形毕露。凌语嫣面前,我不能因你丢脸,你立马去找丁还山,就说我请他到江府一聚。快去!”

董槐一动不动,原来只有丁统领才能动用蛛眼影鸦,还好我今日动手之前已经打听清楚,丁统领已经去了天运城,此时并未坐镇永安镇的武修集市。

江建峰见董槐不为所动,眼光一厉,后者顿时感到一股森然寒气,连忙解释,“公子请放心,我早已打听清楚,今日丁统领并未坐镇武修集市,而是去了天运城。”

哦~江建峰神色缓和下来。

围观人群传出一阵阵唏嘘。董槐的无赖,他们早有耳闻,今日又有江建峰撑腰,八号摊主的大哥竟有胆量和他较量,当真气魄。凌姑娘善言指点,丁统领却不在永安镇内。他们碰上董槐已经够倒霉,眼见事情出现转机,丁统领又不在,真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

羿小凡一脸颓然,杨寒合上双眼陷入沉思。凌语嫣不由困惑,话说到这份上,他们还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吗?

羿小凡朝凌语嫣抱拳谢道:“我叫羿小凡,这是我大哥杨寒,我和我大哥多谢凌姑娘善言指点,只是不凑巧,丁统领今日并不在永安镇。”

啊~这么巧?这两兄弟真是一对倒霉蛋,蛛眼影鸦只听丁统领调度。看来只能为他们向江建峰求一次情。

扑棱棱……

一只酷似乌鸦的多眼怪鸟从众人头顶上俯冲而过,悬停凌语嫣面前,一阵阵清风,让凌语嫣裙衫飘舞,青丝飞扬,宛如天外仙女,玲珑身段散出迷人光芒。

女神光彩夺目,众人眼里哪还有突然闯进来的多眼怪鸟。

蛛眼影鸦?怎么会?

凌语嫣心头微动,与蛛眼影鸦对视瞬间,她似乎看见一道熟悉目光。

难道它是想落在我身上?凌语嫣举起手臂,蛛眼影鸦旋即收翅落立,不在与她对视,而是用坚喙理了理羽翼。

“这蛛眼影鸦不是只有丁统领才能调度?”

“当然!”

“怎么凌姑娘也可以?”

“你练功练傻了吧,凌姑娘是谁?她是我们永安镇第一天才!别人做不到那是正常,凌姑娘做到,那是意料之中,有什么好大惊小怪。”

“兄台说得极对,犹如醍醐灌顶,令某茅塞顿开。”

江建峰眯起眼睛,凌语嫣什么时候又学会御兽之道?

蛛眼影鸦摇头晃脑,随即光影一闪,宛如时光倒流,董槐抢夺紫血藤和烈火莲的一幕幕情景重现众人眼前。虽是无声画面,但任谁都能看出对错,何况是一群头脑精明的武修。

扑棱棱……蛛眼影鸦振翅飞走。

“董槐,你抢夺我们财物,如今铁证如山,众目睽睽,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羿小凡厉声质问。

杨寒猛地睁开双眼,宛如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如纸,额头密布细碎汗珠,他深吸一口气,“江建峰,这就是你要的证据!永安镇两大武道世家之一的江家之人,为了区区几株药材,做出强盗行径,真是叫人刮目相看!”

四周人群拥堵,水泄不通,可当杨寒话一出口,哗!的一声,杨寒和羿小凡四周竟出现一片真空地带,人群齐齐后退,瞬间拉开与他们两人的距离,八号摊位前鸦雀无声。

众人暗暗对杨寒竖起大拇指。兄弟,你牛!当着江建峰的面,打江家的脸,永安镇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人。你这也就是在武修集市中可以嚣张一下,换一个地方,你看江建峰会不会把你撕成碎片。

羿小凡的质问还知道收敛几分,只针对董槐一人。而杨寒的话,真可谓当众一记响亮耳光甩在江建峰脸上!

凌语嫣明眸闪过一丝惊奇。

论修为,杨寒不如江建峰;论家世,杨寒更不如江建峰。换别人,早屈服于江建峰的淫威。而杨寒与江建峰争锋开始到现在,却未退缩半步,一直以不容置疑的强硬姿态,硬怼江建峰。

杨寒的气势如他所言,宁折不弯!

“公子,你听我解释……”

蛛眼影鸦忽然落下来,董槐和其他人一样认为是凌语嫣的缘故,根本不会联想到杨寒身上。借董槐十个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怪罪到凌语嫣头上。此时他吓得面如土色,想极力申辩,却被江建峰冷冷扫来的锐利目光,威慑得噤若寒蝉。

“杨寒,你,很好,我记住这个名字了。这里有一万两金票,足够弥补你们所有损失。”江建峰抽出十张金票,剑指夹住,递了出去。

一万两黄金足够普通三口之家一辈子不愁吃穿,一个武修要赚足一万两黄金,没有三五载积累也是免谈。五十斤紫血藤和烈火莲加在一起,最多也就价值两千多两黄金。江建峰一下甩出一万两黄金,眉头都不眨一下,江家真不愧是永安镇两大武道世家,财大气粗!

两千变一万,赚到了!盯着一叠金票,围观人群不停吞咽口水。

这小子应该会接下来吧,毕竟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

杨寒接下来的举动,令围观之人皆倒吸一口冷气,心底忍不住惊呼:疯子!真是一个疯子!

江建峰真的以为有钱就能解决一切?

他们兄弟不是乞丐!

杨寒看都没看一眼,扭头问道:“小凡,五十斤紫血藤可以卖出什么价格?”

一谈生意,羿小凡立马当仁不让,想一下道:“大哥,我们的紫血藤年份和品质都是上上之选,随便卖个五千两绝对不成问题。”

我呸!

你们家紫血藤是金子做的呀,还上上之选,随便卖个五千两绝对不成问题?

紫血藤最好的市价,一两紫血藤值一两黄金,五十斤紫血藤顶天值五百两黄金。看羿小凡之前一副畏畏缩缩,怂到姥姥家的模样,没想到羿小凡比杨寒更狠!说话不打草稿,狮子大开口。

五百两瞬间翻了十倍,价值五千两!

“小凡,收钱。”

羿小凡说多少那就是多少,反正以他的精明,肯定不会吃亏。而杨寒是不喜欢惹事的性子,但绝非事到临头还会做缩头乌龟的人。既然和江建峰间的梁子已经结下,委曲求全只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只要不吃亏,让江建峰吃瘪,有何不妥!

“多少?大哥。”羿小凡笑眯眯问道。

“就按你说的价格,收他五千。”杨寒一锤定音。

羿小凡手指一点舌头,蘸着吐沫数了五张金票,“江公子,松手吧。”

江建峰脸色铁青,目光锋利,他是要用钱摆平问题不错,但绝非要做冤大头!之所以一次性拿出一万两黄金,目的是要用真金白银来镇压杨寒和羿小凡的气势,而杨寒竟然要和他一笔一笔清算,完全将局势逆转过来,江建峰还怎么以势压人。

杨寒见江建峰没有松手的迹象,微微一笑,“江建峰,生意上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但我兄弟做生意,一向童叟无欺。他说价值五千两,一定是准没错。紫血藤已不见,你们江家赔钱是应该的。放心,我知道你们江家买不起烈火莲,请将它物归原主。”

江家买不起烈火莲?真是永安镇有史以来天大的笑话!

围观人群却谁也笑不出来,所有人都将杨寒和羿小凡列入黑名单。和这种人自然要保持安全距离,免得被拖下水淹死。

不管结果怎样,杨寒和羿小凡火了。连江建峰都敢硬怼,想不出名都难。

江建峰脸色由青变黑,但众目睽睽之下,江建峰却不与杨寒辩解一句。杨寒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江家若买得起烈火莲,江家的人又何必抢他们兄弟二人的财物,江建峰真要和杨寒辩解,就是自讨没趣。

江建峰看一眼反复数钱的羿小凡,眼角跳了跳,他若一怒之下买了这株烈火莲,以先前羿小凡坑他没商量的架势,顶天价值两千两的烈火莲,未必不会卖出两万两黄金的天价!而他,将成为一个笑柄。

凌语嫣在场!江建峰虽然怒不可遏,却偏偏不得不装出一副要和杨寒摆事实讲道理的姿态,心里憋屈到姥姥家。

“董槐,你还不把东西还给他们。”江建峰大怒之下,脸色反而变得平静,如无波无澜的平静湖面。他扭头看一眼董槐,目光也不似之前那么锋利。

董槐快要哭了,脸色比死了爹妈还要难看。他知道江建峰现在已经恨死他,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杨寒越是得理不饶人,江建峰反而越平静,但回到江家之后,江建峰的怒火爆发必将越猛烈。董槐现在真的很想向杨寒和羿小凡下跪求饶,奈何他真要这样做只会火上浇油!

董槐捧出锦盒,羿小凡箭步上前,拿了回来。

“这个交代,你可满意?”江建峰问道。

“小凡,你觉得呢?”这事由董槐抢羿小凡而起,杨寒自然要问一问自己兄弟的意见。

羿小凡将五张金票一折,再往怀里一揣,好处到手,适可而止,“大哥,还行吧。”

话一出口,众人纷纷晕倒。还行吧?靠!你们两兄弟,牛的一塌糊涂!

杨寒转头,目视江建峰,一句话也不说。羿小凡是他兄弟,羿小凡的态度,就是他的态度!羿小凡已经说了,杨寒没必要和江建峰浪费口舌。

“好!”江建峰忽然手一挥,发出一道剑形真气。

“噗嗤!”

鲜血飚出,手指横飞。董槐正要惨嚎,江建峰一双冷厉眸子斜他一眼,惨嚎顿时卡在喉咙里,断指之痛令他直冒冷汗,双目充血,浑身战栗,看向杨寒和羿小凡的一双眼眸刻满怨毒。

今日要不是杨寒和羿小凡,他怎么被江建峰当众断去一指。

江建峰目光沉冷,“江家人,可杀不可辱!董槐败坏江家名誉,以指代命,将功赎罪。杨寒,十天之后,董槐与你武修集市外决一生死。你敢不来,江家必下一道追杀令!”

说完,江建峰拂袖而去,董槐抱着血手,亦步亦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