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窈窕庶女
窈窕庶女

窈窕庶女 妍冰潋滟 著

连载中 谢宛华布满

更新时间:2021-11-25 10:22:47  人气:
主角是谢宛华布满的小说《窈窕庶女》此文是妍冰潋滟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结束前世的一切,满心想着去陪伴已逝的母亲,没想到却赶上了重生的大军,来到异世,寄身于刚被生母结束生命的矮胖的庶女身上,从此踏上了一条庶女的涅槃之路。  魂寄异世,身心难和;满身缺陷,何来涅槃?  且看她如何抛掉一身肥肉,拔高五短身材,成为窈窕庶女,在异世大放异彩!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陈姨娘转身,一看见是她,脸色霎时变得异常难看,恨恨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娇弱的王妹妹啊!”最是讨厌她那张嘴脸,靠着她年轻貌美,这才进府两年,就得了老爷半数的宠爱。

陈姨娘这么一说,陈妈妈就想起来了,她原来就是王姨娘啊!两年前进府,Xing子一向温柔,谦逊有礼,听说又是某个县的县令千金,待下人也非常好,从不打骂,在下人圈子里也是颇受好评的人物。

陈妈妈遂福了身子,问了声好。

王姨娘轻轻点了点头,看向陈姨娘,笑道:“刚用了晚膳,怕积食,就来小花园走走。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姐姐,”走近,牵起陈姨娘的手,“姐姐,可也是来消食的?”眉眼间笑意更深。

陈姨娘哼了一声,倒是也没甩了她的手去。

旁边两位姨娘过招,陈妈妈则暗暗懊恼。怎么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府后的小花园了,这跟正院可完全是一南一北啊,也是活该她倒霉,遇到这么个煞星。

见她没答话,王姨娘也不气恼,依旧轻声道:“姐姐,这年关将至,你何必跟个下人置气呢!”拖上个尾音,意思是你半个主子,自降身份,只能是与下人为伍。

这陈姨娘倒是没听出王姨娘的讽刺意味,但年关将至这四个字可到是印上了陈姨娘的心头,她家是经商的,平素最是信那些个兆头,鬼神之类的。她就是不为自个儿,也得为着浩哥儿和韵姐儿着想!

又想到这王姨娘虽然平时对她总是笑脸相迎,姐姐、姐姐得叫唤,但心里想着什么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保不准她是否会给老爷枕边吹吹风,说她欺压下人。想到就因这,已经被老爷说过一次。稍霁的脸色又犯了黑,但一想又不能被她抓了把柄去,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香下这口气,笑道:“一个下人嘛,我也犯不着跟她生气。我这是提点提点她。别拿了咱们徐府的月银,却是个不干事的。”

说着就看向站立一旁的陈妈妈,语气一冷,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滚!赶紧办你的事去。”压下了后面的话,下次再被我逮到,可没这么好运了,定饶不了你!

陈妈妈感激地看了一眼王姨娘,向她微曲了身子,福了个礼。并向着陈姨娘应了声诺,行礼告退了。

看着陈妈妈匆匆忙忙离去的背影,王姨娘递了个眼神给贴身的婢女钿翠,钿翠会意,缓缓得退出小花园众人的视线,待到众人看不到,慌忙跟上陈妈妈。

到快近前时,喊了声:“陈妈妈,您先等等!”

陈妈妈刚才见这丫头跟着王姨娘,知是王姨娘的丫鬟,就是不知道叫什么,道:“姑娘,是王姨娘有事吩咐吗?”

钿翠笑脸相迎,看着陈妈妈是个心细的人啊,道:“王姨娘怕陈妈妈又迷路了,故派钿翠过来带您到您要去的地方。”

“这怎敢劳烦姑娘您,我自己过去就成。”虽然其他姨娘屋里最大的丫鬟也就是四个二等丫鬟,可这钿翠,看那一身穿着,就是一等丫鬟的份例,又听说就王姨娘有个一等丫鬟,是从王家带过来的,可不就是这钿翠。她只是别院里的一个妈妈,可当不起这份情,陈妈妈顿时有点惶惶。

“陈妈妈在别院可能不清楚,府里有些地方是禁入的,”钿翠有点不耐烦,加重了语气,“还是我带您过去的好!”潜意思是告诉她徐府的内院不是一个别院的小小管事可以随便进入的。

陈妈妈想到了她是偷摸着进入内院的,还是赶紧把事办了,有人带路也是好事,应了声,“那就劳烦姑娘了。”

陈妈妈虽然干事利落,但毕竟没在大户人家待过,也没有细想,为什么内院的一个一等丫鬟,执意要给她带路。

钿翠见陈妈妈妥协,脸上带了几分笑意,道:“妈妈,客气了,您是要往哪去?我好陪您过去。”

“麻烦姑娘带我去见一下夫人。”

“这可真不巧了,夫人今早带着大少爷和大小姐去了忠伯侯府上。”

听了钿翠这话,陈妈妈慌了,使劲地拍着胸口,“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不像是问询钿翠,只是嘀咕的声音大了。

钿翠的眼珠儿一转,道:“我跟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采薇姐姐素来交好,今天姐姐因病着,倒是没陪着夫人到忠伯侯府。您要是信得过我的话,就让我给您去带个话,等夫人回来了,让姐姐禀了夫人。”顿了顿,又道:“您看怎样?”

陈妈妈有几分顾虑,这事又急,“不是我信不过您,实在是这事等不了人哪!”想不出法子,眼角瞥到路过的小厮,有了主意,“能不能再麻烦一下姑娘,带我去见见徐铸。”徐铸是老爷长随,心道,白姨娘这事也得告诉老爷。

过了半响,钿翠见套不出话来,皱着眉头道:“这就带您过去见徐铸。”

两人顺着抄手游廊,走到尽头,出了南边的那扇二道门,又路过一个院子,从穿堂中过去,走出那道屏门,就到了外院。

钿翠停了下来,指着前面那幢精致小楼,道:“徐铸现在应该就在老爷的书房日暮阁,外院我不便过去。您到书房门前喊一声,徐铸就会出来的。”

说罢,也不等陈妈妈答话,就转身准备回王姨娘身边去了。陈妈妈乘着钿翠没过屏门,赶忙连声道谢,“谢谢姑娘了!”

闻言,钿翠顿了一下,没耽搁,就进了门,一会就看不见身影了。

陈妈妈抬头望了眼不远处的小楼,精致中透着雅致,雅致又见磅礴之气,理应是书房没错。拾阶而上,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门,喊道:“徐铸徐长随可在?”

“谁?”门应声而开,从里走出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眉清目秀,透着股书卷味儿,可两道剑眉却挤兑在一起,显露出来人的怒气来。看见陈妈妈呆立在门前,怒道:“书房重地,也是你该来的吗?”

陈妈妈一听,暗道坏了,那钿翠丫头也没有告诉自己,这书房是不让随意过去的。这徐铸她也见过几面,印象中是个身材较为魁梧,敦厚老实的年青人。不是眼前这个俊秀的少年,但是看衣着,实在是判断不出眼前这位少年的身份。遂告罪道:“这位小哥,奴婢是别院的,不清楚府里的规矩。因有急事,需要将此事禀告老爷,故而来找徐长随。”

“你告诉我就行了,我会转告!”少年无甚在意,心想你一个小小的奴才能有什么大事、急事。

“这……”陈妈妈拿不定主意,看天色,已经到掌灯时分了,内门的看守也加严了。如果想再混进内院,找其他人,估计也没什么机会了,况且夫人又不在府内,而这书房除了这个少年好像也没其他人。

“你到是想说什么!”少年有点不耐烦,等不到陈妈***话,手碰着门边儿,“你不说,就快滚!”

陈妈妈急了,顾不了那么多,就续续地把白姨娘去世的事情告诉了少年,望少年到时告诉老爷,好安排白姨娘的后事。并转告,如果老爷派了人,让他明日午时三刻在徐府正门相碰,一起回去。

见少年点头答应,此地又不宜久留,叹着气,去了刘管事的府外住处留宿一晚。只等着明天的回复。

又道那钿翠丫头,与陈妈妈分开后,对暗摆了陈妈妈一道,替自己出了口气,感到相当满意。也没晃到其他处所,直接就回了王姨娘住处流芳居。

抬脚跨过门槛,只见屋内其他丫鬟都不在,只有自家主子正低头捧着茶盏,细细地吹着浮在上面的茶叶,喊了声,“小姐。”

王姨娘也不抬头,举起茶盏,抿了一口,问道:“如何?”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别人可愣是听不明白,可她钿翠是谁?打小跟着自家小姐,自是十分清楚主子在问什么,答道:“陈妈妈先去找的夫人,因夫人不在,后又找老爷的长随徐铸,这事还是件急事,估摸是别院的那位出了什么事。”

王姨娘这才放下茶盏,拿帕子擦了擦没有水印的唇角,眼角划过一丝痛快的笑意,一闪即逝,厉声道,“怎么没探出具体消息!”

素知小姐Xing格的钿翠也不怕,听那位出事了,小姐心里应该是高兴的,就是对她这次没办成事有些微的不满罢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重罚,忙跪下,“小姐,奴婢办事不利,请小姐责罚。”

“罢了,你起来吧。”王姨娘抬抬手,示意她起来。

没想到一点惩罚也没有,这有点出乎钿翠的意料,想是这事已经愉悦了小姐,遂站起身,半福道“谢谢小姐,奴婢下次定会将事办妥。”

王姨娘也没理她,径自走到窗前,望着远处的一溜红梅,深思。

...............................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