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腹黑太子残暴妃
腹黑太子残暴妃

腹黑太子残暴妃 幽明盘古 著

完结 雷霆王

更新时间:2021-12-04 10:22:00  人气:
主角叫雷霆王的小说是《腹黑太子残暴妃》,它的作者是幽明盘古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腹黑太子残暴妃这是一个狠辣凶残彪悍的冷酷公主强宠俊美邪魅无双的腹黑太子滴故事!  这是一个阴狠太子与凶戾公主如何暗度陈仓狼狈为奸的在朝堂后宫只手遮天滴故事!?!这是一个……    九幽地府,奈何桥上。  孟婆面无表情的将已喝过孟婆汤的幽魂推入轮回道,冷声喝道,“下一个。”  全身煞气萦绕的女幽魂飘至孟婆身前,孟婆机械问道,“上世是何身份?”  押解幽魂的鬼差翻翻生死薄,淡定开口,“杀手。”  孟婆面色如常,转身去端孟婆汤,“上上世呢?”  再翻生死薄,鬼差嘴角抽搐,“恐怖分子。”  孟婆挑眉,依旧镇定如常,“上上上世呢?”  再翻生死薄,鬼差瞠目结舌,“弑天战神!”  这下子孟婆淡定不了,干枯苍老的手轻颤,碗里的孟婆汤溢出,沾湿了裙摆。孟婆颤抖着声音,再问,“上、上上上一世呢?”  再翻生死薄,鬼差面如死灰,“……杀生佛!”  遇人杀人、遇神杀神、遇佛诛佛,聚凶残暴怒冷酷狠辣于一身且连佛祖的脸都敢当地板踩的杀生佛?!?  ‘哐当——’一声,瓷碗落地,只剩孟婆满目震惊。    凶残篇:  场景一:一双白嫩小手入盆,清水顿时化为红得刺目的血水。呈以墨睨了跪在地上的女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一个享乐贪欢图安逸,一个安分守己图安宁,却未想生出个冷酷霸道狠辣凶残外加毫不讲理的呈以墨出来。

呈以墨刚换上干净的新衣裙,奶娘就冲了进来,急切的咋呼道,“不好了,不好了,公主,王妃上吊了!”

雅致富贵的闺房,一个面色憔悴的美貌少妇虚弱的靠在床沿边上,柔弱美丽的面容上满是仓惶哀戚,手里紧抓着绢帕,无助的哭泣着,“作孽啊——父皇母后,你们睁眼看看啊,本宫这生的是哪的倒霉孩子啊——真是作孽哦。”

闻者伤心听者流泪,这哭声……何等凄惨婉转啊!

伺候景阳的贴身女婢眼角觑见门口那么娇小身影,立时扑到景阳脚边,哭得更是凄惨,“主子,您可不能干傻事啊。主子啊,您要是想不开走了,留着小公主没爹没娘孤苦无依无人照顾多可怜啊,主子勒,您可不能再做此等傻事了,今天要不是奴婢发现得及时,您只怕、只怕……呜呜呜!”哭得泣不成声。

呈以墨步伐沉稳的走进来,面无表情的在屋里扫视一圈。红漆雕凤的悬梁上赫然挂着一条白绫,白绫下有一条被踢到的凳子,窗户边上还有被打碎的花瓶,满室狼藉。

呈以墨虽然只有三岁,可极其聪明,一般五六的孩子都及不上她半分。看这情况立即明白怎么回事。

景阳公主见自家那倒霉孩子来了,暗中给贴身女婢使个眼色,顿时哭得更加伤心,“父皇母后,儿臣不孝,儿臣这就来伺候你们……”说完便推开趴在脚边的女婢,欲去捡地上碎瓷,然后割腕自杀。

那女婢也是个见机行事的聪明人,演戏十分到位,一把抱住景阳公主的脚,死活不放,“主子,主子,您要惜命啊,您要为王爷为小公主着想啊……”

“你不要拦本宫,让本宫随父皇母后去好了,反正那不孝子也不待见本宫,让本宫去吧。”

“主子,您想开些,想开些。”跟着呈以墨一起来的奶娘也加入劝说行列,顺带吩咐人将地上的碎瓷片给打理干净。

奶娘的加入终于将景阳公主给惹恼了,厉声大喝,“你们这些刁奴,不要拦着本宫,本宫不想活了。”碎瓷片没了,景阳公主只好转移目标,继续上吊,“你们放开,本宫不想活了,本宫要上吊,你们这些刁奴,快给本宫让开。”

“主子主子,您别……”

“放手,让她去上吊!”清淡的冷喝声从呈以墨口中冒出。

呃?!

满室寂静。

就连景阳公主都忘了哭闹,反应过来之后,顿时伤心地无以复加,看看,看看,她生的这是什么女儿啊,冷心冷情得连她上吊自杀都不管不顾。

景阳公主顿时心灰意冷,咬牙赌气,“好!我这就上吊给你看,到时候你可别哭。”

“到时候你别哭就行!”呈以墨满不在乎的睨她一眼。随后弯腰将笨重的凳子给扶正,为母亲上吊做好准备。

“请吧!”

呈以墨退让到一边。

如此行为可真真将景阳公主给伤心透了,负气的一脚抬上凳子。那女婢见此,大惊,“主子,不可……呃!?”话还没说完,然后就见她主子站在凳子上,踮起脚尖,伸长着脖子,死命的将曲线优美的精致下巴往白绫上挂,可不管怎么扯,那白绫都在她头顶晃荡硬是扯不到鼻尖以下,更别说缠在脖子上了!

呃……忘了!这白绫是一个侍卫帮忙挂的,那侍卫好像比主子高那么一点。

挂了老半天都挂不到脖子,景阳公主死心了。低头对着女儿尴尬的呵呵一笑,然后摸着鼻子悻悻的从凳子上下来。心里腹诽着要将那挂白绫的侍卫给千刀万剐,蠢货!

“胡闹!”怒浪如涛铺面而至。霎时,整个闺房都冲刺着冷冽暴怒的气息,生生压得众人大气都不敢喘。

被管家通知王妃要上吊的雷霆王带着元朗匆匆赶来,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女儿一声‘胡闹’的怒斥,顿时吓得小心肝儿颤颤,反应敏捷的立即将正要踏进门的脚给收回去,然后悄悄滴转身就跑。一副‘本王没来过’的模样。

景阳公主身子轻颤,偷偷觑了女儿一眼,见她深邃溜黑的眸子,目光森然,分明是怒了,立马老实不敢再寻死溺活,乖乖站着垂首做小媳妇儿状。

女儿从小就不怒自威,小小身子往那儿一站便觉得犹如峭壁顶天,神圣的不可侵犯,然而一旦发怒,气势迫人得厉害。景阳公主就纳闷儿了,自个儿唯唯诺诺得过且过,雷霆王也是嬉皮笑脸没个正经,那这强大的威压到底是从那儿遗传来的啊。莫非是遗传到那福薄命寡的公公滴?虽然不确定那威严气势是从哪儿遗传来的,可她能百分之百确定女儿那一身凶残戾气肯定是遗传到她那残暴不仁的父皇滴。

这边景阳公主正纠结呈以墨这吓人的脾气是哪来的,那边呈以墨就开始展雄风耍威风外带找出气筒。

“来人,将这女婢拉下去杖责五十大板。”一声令下,两个侍卫噌的冒出来,将与景阳公主一起演戏的女婢拖到院中就开始行刑。

‘彭彭’的闷响夹着凄厉的惨叫更是吓得景阳公主连连缩脖子。眼见女儿张口又要惩治谁,景阳公主心一横,扭着手里的绢帕大哭,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千回百转源远流长,“呜呜!本宫十月怀胎千辛万苦的把你生下来,一把死一把尿的把你拉扯这么大。日日为你操心,夜夜为你劳神。你说我容易嘛我……”

景阳公主本事贤良淑德的女子,为何如今却是如此缠蛮哭闹。

渍渍!那是有原因滴。

自古男子:士有百品;

自古女子:三从四德。

在家从夫,出嫁从夫,夫亡从子。

承天大国虽不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可也延续着女子待字闺中不可抛头露面的规矩。

而今,呈以墨却要去私塾上学,不止抛头露面还要与男子拉拉扯扯卿卿我我,这叫景阳公主如何是好。可素,没办法撒!

呈以墨在家那就是一人独大雄霸天下的活霸王,她说的话比圣旨还管用,雷霆王和景阳公主拦不住她,只有允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