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郡主长宁
郡主长宁

郡主长宁 苏慕梨 著

完结 唐司马

更新时间:2021-07-29 13:13:33  人气:
完结小说《郡主长宁》是苏慕梨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司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她为一个男人费尽此生,却换来家破人亡,还被他砍头的下场。再次梦醒,她回到了过去,却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她在别人的身体里面看到前世的自己再次重蹈覆辙。她誓死不要让前世的自己再次落入那些人的圈套,可是却发现这一世的一切都迷雾重重~(此大周非彼大周~)---(非传统宅斗,喜者入坑哟。)新人梨初来乍到,跪求各位支持~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见秦长宁狡黠的样子,长公主就知道她定然有什么心思,但是想想她也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变成冷漠无情的人,便松口道,“罢了罢了,知道你念及姐妹情谊又嘴硬心软,你便去看看那三丫头吧,但是,绝对不可以私自把她放出来,知道了吗?”

秦长宁见长公主同意自己去见秦妙了,当下就欢心的曲了曲膝盖,高兴地说道,“孩儿记住啦,母妃那我先去看看三妹妹,晌午过来芙蓉苑用午膳,记得让紫岑嬷嬷多弄一点我喜欢吃的菜哦。”

说完也不等长公主说完,转身拉着绿绮就飞快的跑了出去,长公主看着风风火火的女儿,摇头笑了笑,对着刚刚端着点心进来的一等丫鬟碧玉说道,“生了一场病起来,还是那么活泼,没有一个定性。”

碧玉把手中的糕点放下,脸上带着笑容,“王妃应该高兴才是,郡主依旧那么活泼动人,是您的小棉袄。”

长公主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嘴上却说道,“她呀,少让本宫操点心就好了。”

秦长宁走出芙蓉苑之后才把步子放慢了一点,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长公主面前露出破绽,但是她知道她现在每走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的。

“绿绮,带我去祠堂。”

祠堂在王府后院最偏僻的地方,晋王府又占地宽广,主仆二人到祠堂的时候都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了,秦长宁站在祠堂门口,看着庄严这庄严的建筑,只感觉给人一种无比冷清的感觉,她叹了口气,敲响了祠堂大门,没一会儿里面的嬷嬷就扬声应道,“谁?”

不等秦长宁说话,绿绮便扬声喊道,“是郡主,赶紧过来开门。”

“来了,来了。”开门的是一个嬷嬷,秦长宁皱眉看了她一眼,她说自己是王妃院子里面的粗使嬷嬷,是王妃让她过来盯着三小姐的。

秦长宁听她这么一说,眉头皱的更凶了,不着痕迹的看了绿绮一眼,绿绮会意的点头,喊住那嬷嬷,“田嬷嬷,您和我到外面守着吧,郡主有话要单独问三小姐。”

“这···”田嬷嬷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秦长宁十三岁的脸上立刻露出不可抗拒的威严,“怎么?我说的话不算话?”

田嬷嬷赶紧摇头,“这倒不是,只是王妃命奴婢寸步不离的守着三小姐???如果王妃知道的话···”

说道这里田嬷嬷犹疑的看了秦长宁一眼,又马上垂下眉头。

“你以为本郡主没有母妃的允许,会出现在这里吗?”说完不再理会田嬷嬷,径直往祠堂里面走去,冰冷的声音却传了过来,“绿绮,记住本郡主的话,不准任何人靠近!”

绿绮行了一礼,这才转身看着面色沉着的田嬷嬷,微笑着说道,“田嬷嬷何必如此担忧呢,我们郡主是得了王妃的允许才过来审问三小姐的。”

田嬷嬷眼里的情绪一闪而过,面上露出一丝疑惑,“审问?”

绿绮点头,伸手把祠堂的大门关上,才继续说道,“三小姐虽然没有直接害的郡主落水,可是她究竟是难辞其咎的,我们郡主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她的。”

绿绮想到在路上的时候郡主对自己的安排,心中想着,自己一定要把郡主吩咐的事情办好。

这边秦长宁看着跪在跪蒲团上正在抄写佛经的秦妙,她站在门口虽然看不到秦妙的脸,只看着到她穿了一身青衣,外面穿的小袄子也是青色的,从她跪的笔直的背影来看,自己就没有办法相信,这样的人,会做了事情,不承认。

秦妙也感觉有人进来,听脚步声又不像是那个时时刻刻盯着自己的田嬷嬷,便回头一看,看到秦长宁那一瞬间,她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然后冷笑了一声,“原来是郡主大驾光临,怎么,是来看我多笨,一下就进入你们的圈套?”

说道这里秦妙垂了垂眸,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自嘲,“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郡主如此忌惮我?让您这样三翻四次的陷害我,现在竟然为了让我受罚,用上了苦肉计,郡主不知道,我就算是在祠堂受罚,最后也会好好的走出去吗?到是您,如果到时候风寒不治,您可有想过后果?”

秦长宁静静的听着秦妙说,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口齿伶俐,思路清晰,竟然让她有一种,眼前的秦妙也许和她是一路人的感觉。

“我可以把妹妹的话,理解为你关心我吗?”秦长宁声音很轻,看着秦妙的目光却很犀利。

秦妙眉头一皱,放下手中的笔,却依旧跪的笔直,“郡主想多了,我只是想作为秦妙好好地活下去。”

秦长宁眼睛一眯,就像她想作为秦长宁好好地活下去一样吗?

想到这里她走过去,在秦妙身边蹲下,伸手翻了两页秦妙抄写的佛经,虽然字迹不是很好看,可是看得出来很用心,也非常有力量,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该有的笔记,而字迹混乱也许就是她故意混淆别人视觉的?想到这里,秦长宁好像更确定了,秦妙也许和她就是一路的人。

“想作为秦妙好好的活下去?”秦长宁重复了秦妙的话,然后把目光从佛经上移开,幽幽的看着秦妙道,“妹妹的意思是,你不是秦妙?”

“姐姐在说什么?妹妹怎么听不懂?我不是秦妙,那我是谁?”秦妙镇定的看着秦长宁,目光和她对视,看秦长宁的目光更是充满了荒谬。

秦长宁却转开了目光,她知道这王府中的几个小姐都不是笨蛋,相反一个比一个聪明,她转身看着宗祠上摆着的牌位,轻声道,“可是大姐姐说我是收到你的邀约才去湖中亭的,三妹妹却说我陷害了你,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秦妙的脸却忽然冷了下来,她猛地看着秦长宁说道,“胡说!我从来都没有约你去过湖中亭,如果我有事要找郡主,何必大冷天把你约到湖中亭来,直接去郡主的常安轩不是更好?”

“对,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秦长宁声音冷淡,却异常的坚定。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