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腹黑小相公:诱宠杀手妻
腹黑小相公:诱宠杀手妻

腹黑小相公:诱宠杀手妻 陌恋无忧 著

连载中 萧靖宇

更新时间:2021-07-12 08:50:21  人气:
《腹黑小相公:诱宠杀手妻》为陌恋无忧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想他堂堂一国将军,追个妻竟是这么难。1号情敌,青梅竹马:“影,从小到大,我把能给你的都给你了,他算什么?你没完成任务,怕教主罚你,我直接跟他说以命抵命。”2号情敌,奥林山庄少庄主:“喂,你头上那只湖蓝色的极乐鸟,和我家麦子很登对,不如你也跟了我,做个少夫人如何?”3号情敌,梁上君子:“主子,昕儿姑娘太美了,属下受不住呀!”4号情敌,公子颜如玉:“昕儿,我只想这样守着你,看着你,让你不再受到伤害,我就满足了!”还有没有天理,世上的姑娘都绝了吗?怎么都盯着他家昕儿?冲冠一怒为红颜,将军不做了,总算把人从皇帝手中抢了回来。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商州境内,龙首崖拔地千尺,危峰兀立,怪石嶙峋,一块巨崖直立,另一块横断其上,势如苍龙昂首,气势非凡。

本该荒无人烟的龙首崖上,绿树掩映中,只见一座座朱楼翠阁层台累榭,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衔。

在一片百年冷杉树下,一座琉璃瓦房内,只见室内陈设很是简单,但却异常宽敞昏暗。一名身穿墨蓝色丝绸华服,脸戴银色面具的男子,此刻正坐于高台处一张雕刻着繁杂精美图案的檀香木椅上。

而高台下,一名身穿黑色长衫,腰束同色腰带,脸遮黑色面纱的长发女子,此刻正跪伏在由虎皮石铺面而成的地板上。

“本尊不管你以何种手段,定要让他送命。若再失手,有什么后果,你心里很清楚。”

此刻,银色面具人正用他那向来阴冷的声音,对跪伏于台下的黑衣女子如是说道。只是他的声音异常诡异沙哑,让人听闻之后不免心生颤栗。

“是,属下知罪,多谢教主不杀之恩!”

那一直跪伏于高台下的黑衣女子闻言,立刻对高台之人俯身一拜,同时万分恭敬的回复道,声音清脆响亮。

“下去吧,不要再让本尊失望了!”

银色面具人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敲击在檀香木椅的扶手之上,眼睛淡淡往跪伏在地上的黑衣女子扫了一眼,冷漠无情的如是说道。

“是,属下遵命!”

身穿黑色长衫的女子闻言,立刻便俯下身去恭声应道。说完,才略有些艰难的缓缓起身站立,轻抬脚步退了出去。

“不是说冰蛇心此毒极其难解,中毒之人会在半个时辰内死去吗?那人如今为何不死?该死的!”

那身穿黑色长衫的女子,抬着酸痛无比的双腿步履瞒姗的往前行去,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道。

黑衣女子在走了一段路之后,突然纵身一跃,人已飞到半空处。黑衫女子的身法看似极快,不多片刻,人已到了一个树林深处。

只见此处大树林立,四周怪石横陈,五颜六色的野花在杂草遍地中争鲜斗艳。黑衣女子随意在此处寻了个表面圆滑的大石,随即毫不迟疑的轻身坐下。

清风掠过,黑衣女子脸上的黑色面纱轻轻的随风飘动。

这里是她平日无事时所待的地方,多年前在一次捕猎中无意发现。黑衣女子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看着眼前葱葱郁郁的树林怔怔出神。

龙首崖崖顶的地方就那么点大,想要找个安静的去处并不容易,所以她又怎么会去在意环境的好与坏。身处于这样一个乱世之中,还能寻到一个安静之处,已经实属不易了。如今此番景象,完全是意外之喜罢了。

黑衣女子似是极是不愉,只见她此刻神色黯然,一双原本清澈明亮的大眼此时有些呆滞的朝不知名的远方望去。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可曾安好?上次她难得有空闲时间,偷偷的跑回家里去看他们,却只看到了几间破烂不堪的房子。房子里面还结满了蜘蛛网,像是许久不曾被人住过。

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一定是在某个地方等着她吧?她这么久不曾回去,他们一定是等急了!所以,不论如何她都要快点完成这个任务,才能尽快的去寻找他们。

三年前,黑衣女子完成了一个教主亲自颁布下来的任务,身受重伤,却意外的获得了长达两个月的假期。为此,她强忍着伤痛,偷偷跑回自己的家乡去寻找亲人,不曾想却只看见几间破败的房子。因为此事,这三年来,她的心里一直都非常压抑。

而就在半年前,教主再次给她颁布任务,那任务同样棘手。心里装着的事情,一直未有答案,使得她日渐忧虑。冒着会被处罚的危险,她壮着胆子跪求教主,让他答应自己若能完成任务,就放她一年长假。当时教主莫测高深的看着她,最后却令人意外的答应了她。

正在黑衣女子想得入神之时,突然传来一段讽刺至极的声音,打乱了她所有的思绪。

“怎么?向来不会失手的影煞,如今居然再三失手?啧啧啧!被教主晾在地上,跪了个四天四夜,那滋味不好受吧?要不要到大爷怀里,让大爷怜惜一番?”

随着一段猥琐的声音传来,一名同样身穿黑色长衫,身材略为矮胖的男子,突然从远处一棵百年雪松上一跃而下。黑衫女子只听见“咻、咻、咻”几声微响,顷刻间,此人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在五步之外停着。

男子脸庞微大,皮肤白腻油滑,身材略显矮胖。只见他把双手横插在略显宽大的腰肢上,一张圆润的脸,此刻正噙着嘲讽而又Yin邪的笑容。

骤然间,只听“嗤、嗤”两声微响。只见那身材矮胖的男子,突然狼狈的双腿跪落在地面上,那长着两片厚嘴唇的嘴巴,此时正不停的哀哀嚎叫着。

“啊。,竟然敢偷袭本堂主,你是不想活了吧?”

那身材略为矮胖的男子,此刻脸色煞白,额头上的汗珠顺着圆润的脸颊徐徐滑落,早已没了刚才的意气风发。

“滚!”身

穿黑色长衫的影煞,实则在多年前,她就已经被教主赐名为殊影。她蒙在面纱下的脸此刻面无表情,声音却冷若寒霜,让听闻之人不由心生颤栗。

为了能尽快震慑对方,殊影刚才在暗处捡了两颗石子,用内力击向对方腿上的鹤顶Xue,断了那人几根肋骨。

想到这个原本专属于她的静谧之地,如今竟然被此人闯入了。殊影不由得心头火起,那双原本平静无波的大眼,此时难掩怒意。

耳中传来的哀哀嚎叫之声,惹得原本就心情不好的殊影,此时更是心烦不已。她抬眼顺着那难听至极的声音,朝那人冷冷一瞥。正欲再次出手,却在瞧见对方狼狈万分的模样时,缓缓把手放了下去,心中的怒气也随之稍减。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