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万里红妆:莫倾江山
万里红妆:莫倾江山

万里红妆:莫倾江山 虹言啸 著

完结 邱公公莫啸堂

更新时间:2021-09-10 20:55:02  人气:
完结小说《万里红妆:莫倾江山》是虹言啸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邱公公莫啸堂,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将军之女莫知言天资聪慧,诗词歌画不在话下,因听闻自己进宫一事,一身男装就离家出走了,无奈圣旨已下,妹妹莫知瑶顶替进宫。知言结识了六皇子晋王凌霁,他们杀亲王、破迷案、沙场厮杀。最后却落得个后宫斗心计、父离妹伤,换来江山却得不到痴心。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车骑将军客气了,宣读圣旨本是内侍本分,不敢劳烦将军。”毕竟是在上位者身旁服侍多年,做事不敢有逾越,“如今宣读完圣旨,洒家自是要回宫中复命,不敢再在将军府中多留。”

莫啸堂听此话知他是不会在府中多留,忙遣退众人,“中贵人贵人事忙,末将也不敢耽搁,但末将还有一事相求,还请中贵人帮忙。”莫啸堂握紧邱公公手,“末将小女年龄尚幼,在家中也娇惯了一些,今有幸能入宫候选,若有幸位列妃嫔,在宫中却未有相识、相助之人,怕日后万一会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请中贵人在宫中多多照应,他日若小女有成,也必不忘中贵人之恩。”

邱公公是何人,那是在宫中摸爬滚打多年,从低阶小太监,一步步爬到如今之地位,若得他照拂,在后宫那般狡诈之地也不至于被啃食的骨头都不剩,莫啸堂是武将,不喜这**和后宫的营谋算计之道,但为深爱之女,也必是要低一次头,弯一次腰。

邱公公也自是明白人,深知要在宫中生活谁都不易,自己也不是万人之上的那人,荣宠之时谁都用不上,但一旦有事失势之时,多一人帮忙,总比多一人落井下石要好,想到此邱公公硬线条的脸色自是缓和很多。

“将军客气,洒家也只是听命办事之人,如今也只是能为上面办得几件事而已,不是什么上得台面的大人物。”邱公公反握了握莫啸堂的手,“但蒙将军看得起,我自是竭尽力气、拼尽所能的。”

莫啸堂知有他相助,放宽心,“谢中贵人,日后中贵人有什么用的上莫将的事,不必商量,打个招呼就成。”莫啸堂武将的说一不二劲马上显现,只怕就差了拍胸脯。

邱公公笑的合不上嘴,“将军有心,将军有心,洒家听闻将军之女貌比天姿、贤良聪颖,将来必定能光耀门楣,泽福娘家,洒家在这先恭贺将军了!”

“中贵人说笑了,末将不敢奢求太多,小女平安就好。”

莫啸堂哪里希望女儿进入那龙潭呀,别说当今圣上已年迈,就算是年轻二十年他也不愿意的,更何况最近皇上身体已一日不比一日,后宫妃嫔应是难以照拂的,这本应是修养之际,怎么会还要坚持选秀?说句砍头的话,只怕女儿入宫还未爬到妃位就得守寡了。

但皇命难违,所以莫啸堂不求荣华富贵,但求女儿选不上,回家相伴左右,但女儿的姿容又堪称无双,真要选上,只求有这掌势的公公出谋划策,助女儿到时能逃出宫中,不必陪葬,这是天大秘密,他已为女儿谋划好,现下还不能与人道破。

送走邱公公,莫啸堂转身回到内堂,本想迈步往东厢房走去,莫夫人柳氏快步奔来,后面跟了一群婢女奴仆。

“老爷,不得了了,知言不见了!”莫夫人脸上尽是惶恐担心,脚步不稳,人未走到跟前便向前扑倒。

“小心。”莫啸堂赶忙扶住爱妻,“你说什么?慢慢说,说清楚。”

莫啸堂扶住夫人肩头,莫夫人脸色苍白,显然是受惊过度,“我……我得知知言进宫之事,便打算着去与她商谈交代一番,我与小月去往她的言毓居,却不见她的踪影,老……老爷,这如何是好?”

“莫慌,莫慌,命下人整个府邸都找过了吗?”虽劝夫人莫慌,但莫啸堂的内心有种不祥预感。

“已经命了下人去找了,府里没有寻到,府外的几条街市已经命人去寻,城外是不是命人去找一下?”

“没有?确定都寻仔细了?离家出走了?”虽是问句,但是心中已经有了结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出去寻了去!李管家,去通知守城将领严格搜查出城人员,你们全都出去找,找到大小姐为止,没有找到谁都不许回来,就是天涯海角都给我去找!”

“是。”李管家领命带着小厮奴仆出府寻人。

莫啸堂很难得会对下人如此粗声大气,他现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皇上这才刚下旨,这宝贝女儿就不见了,这寻来了也罢了,寻不到不要说欺君之罪,他为女儿盘算的一切也将付诸东流了。

这女儿啊,从小便有主见,天资聪慧,诗词歌画不在话下,连男人的行兵布阵之类也有涉猎,没有男人能入的眼底,做什么都自己说了算,现如今显然是她早就听闻了风声,知道要让她入宫,她定是不愿了。

“沫离呢?她不是一直跟在小姐身边的吗?”莫啸堂突然想起这个莫知言视如亲妹妹的丫环,莫知言要做什么,应该都是带上沫离的。

“沫离今儿个身体有点不适便待在自己的厢房里,并没有跟随知言身边。”莫夫人现下真是懊恼到不行,要是沫离没有病倒就好了,莫知言真要是出走了,身边有个丫环也有个照应,不像现在孤单一人行。

前庭一群奴仆进进出出,乱作一团,夜晚掌灯时分也忙碌异常,整个府里阴云密布。

“韩煜,这速度会不会太慢了点?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到得江淮?”一条偏僻羊肠小道,两匹骏马缓缓行进,不象逃难的,倒像是踏青游玩的。

一匹白色骏马上一个少年开口说。这少年男子装扮,乍一看,像是个风神俊朗、衣冠楚楚的少年,但是生的唇红齿白,玲珑细透,面颈如玉,如仙人细细雕琢之作。这便是我们翘家的将军女莫知言,心想着这本是要离家逃祸的非常时期,不懂这旁边的男子悠哉游哉的行进速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目的地。

父亲应是知道了她离家的事,她刚到了城门口就看到了检查有严格许多,出城是韩煜朋友帮的忙,出城一路也不太敢多做停留,赶了一夜的路,这已是离家第二日。早晨时分在一处溪边稍做休息了个把时辰,就又启程赶路,以为要这样幸苦的多赶几天的路,哪知现在落日时分韩煜倒是不急了。

旁边的青衣男子长的柔眉顺目、俊逸挺拔,面冠如珠玉,身上衣装整齐洁净,教养极好,但是一双月牙眼加上扬地嘴角总带点邪邪的味道,只是这样也没有让人对他生厌,反而更加的风情万种。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