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云海凤歌
云海凤歌

云海凤歌 梦笔天歌 著

连载中 凤陆少

更新时间:2021-09-10 20:55:21  人气:
《云海凤歌》由网络作家梦笔天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凤陆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意外摔了一跤,凤惊鸿穿越异世。悬崖上掉下,和临朝辅政的公主换魂。误信看似人畜无害的男主,一夕国破家亡。误信风度翩翩的男配,被卖仍帮他数钱。既然处处是坑,那就自立自强。沧海之上,千山群岛,苍云四境绝对的中立地带,她惊鸿乍现,君临七海。这是一个一半江湖一半宫廷的故事。=====================1.女主和公主换魂,两人并存。2.宫斗占一半,另一半是女主在海上浪,后面她会成为海上霸主,纵横商界政界。3.古风世界,微奇幻背景。存在平行空间和多条世界线。喜欢请收藏。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凤惊鸿身子突然痉挛,刀疤男子见状,自是一惊。其他人察觉凤惊鸿的异样,面面相觑,也都一脸莫名。

就在众人迟疑瞬间,凤惊鸿已开口。

“吾乃此处山神,自天降康,赐汝丰年,来假来飨,降福无疆。诸子既已见我,为何还不跪迎。”

什么山神,这当然只是凤惊鸿在胡说。不过她此刻低着脸颊,嘴里发出沙哑阴沉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七八十岁的老女人,也颇有几分神秘意味。

她虽是跑龙套,几年辛苦却非白费,以前演过巫女,做过配音,要装神弄鬼,改变语调,并不困难。

她现在身子被紧紧绑着,要想逃命,唯一的机会,就是利用这些村民惧怕之物。

“山……山神?”人群一片惊呼,凤惊鸿的话显然已引起轰动。

凤惊鸿见状,忙又说道:“吾佑尔等,风调雨和,尔等为何,渎吾恩惠,做出这等不敬之事?”再次开口,她语气已变成怒喝,音调也变成男子。

“山神大人,我们……我们知道时间晚了一些,全都是因为有人逃跑……现在我们正要给您献祭,还请山神大人息怒。”老妇人仓惶跪地,其他人见状,也都跪了下来。古人毕竟迷信,凤惊鸿又两番变声,他们这么便容易动摇,也很正常。

凤惊鸿看在眼里,冷冷道:“尔等有错,怎敢推脱责任?吾好山乐水,佑护尔等,但求五谷为祭,为何尔等要曲解吾意?”

刀疤男子怔了一下,疑惑道:“可山神大人,我们六村合祭,往年不都是这样的吗?”

凤惊鸿心里发虚,脸上却不动声色,语气更怒,“往年是往年,今年是今年,吾要如何,还需尔等过问?”

刀疤男子听罢,吓得急忙磕头,惶声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凤惊鸿,支吾道:“山神大人只要五谷,那……那这六名女子该怎么办?”

“她们本无过错,却被你们强行拉来,自当放回。”凤惊鸿理所当然地说道。

“没有错?”刀疤男子狐疑地看着凤惊鸿,皱眉道:“山神大人难道不知,她们都是各村的罪女,所以才会被拿来献祭?”

虽是冬日,凤惊鸿脸上却流下冷汗,她哪会知道这些,心乱如麻,忽然灵机一动,嗔怪道:“那我附身的这名女子也是?你们难道以为吾不知,她根本不是原来的祭品。”

刀疤男子一惊,顿时说不出话来。老妇人并不知此事,和刀疤男子低语了一番,忙俯首道:“一切是小人的错,我们立刻放了此人,但其他罪人以火祭献刑,是六村规矩,还请山神大人明察。”

凤惊鸿已脱离危险,听到这里,心又一沉。她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一直都倡导生命的可贵,就算那五人真有错,也该按律定刑,而不是被残忍杀死。

“吾刚才已说过,只要五谷便可。”凤惊鸿下定决心,不能见死不救。

“说起来,老身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奇怪。”老妇人面色沉下,凝视着凤惊鸿,“难道山神大人不知,六村以桑林为生,从来不植五谷?我们每年祭祀,也是为了祈求桑林茁壮,为何山神大人却一直在要五谷?”

她的语气很冷,充满质问,显然对凤惊鸿起了疑心。

凤惊鸿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抬头,结果视线恰好和老妇人碰到一起。她暗道不好,明白自己这么做,只会让老妇人更加怀疑。

果然,老妇人与刀疤男子窃窃私语了几句,刀疤男子立刻起身,朝凤惊鸿走来。

“你要做什么?”凤惊鸿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语气,心里早就急如乱麻。

“老身听说,被神灵附身者双眼俱都一片空洞,犹如黑夜,我们只是想确认一下。”老妇人淡淡解释着。

凤惊鸿只会翻白眼,可不会翻黑眼,忙怒喝道:“无礼,你们敢怀疑吾?”

她一时着急,语气恢复了原来声调,如此原本还有些迟疑的刀疤男子,更加下定决心。

眼看他已走到凤惊鸿身边,准备撩开她的头发,两边山林忽然剧烈摇晃起来。众人受惊,四望惶然,刀疤男子的动作也停住。

凤惊鸿自然也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情况,莫非真正的山神显灵了?但这个世上,怎么会有鬼神?她心中错愕,反应过来,方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

“你们若再敢不敬,休怪吾降罪。”凤惊鸿借着风势,恫吓众人。

“这……这不过是普通山风而已。”老妇人急忙开口。

刀疤男子一脸犹豫,老妇人冷哼一声,兀自起身朝凤惊鸿走来。可她刚把手伸到凤惊鸿面前,便又缩了回,连退数步,握着自己的手,吃疼大叫起来,叫声方休,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

凤惊鸿看得莫名其妙,顾不得多想,忙道:“尔等谁还想再试试?”

“请……请山神大人恕罪,恕罪。”刀疤男子还有其他村民看到这里,哪里还敢再怀疑,纷纷叩头求饶。

“既然这样,还不全部退下,没有准备好吾要的东西,谁也不准回来。”凤惊鸿趁热打铁,再次恫吓。村民们自是不敢怠慢,急忙起身离开,看在他们消失在夜色里,凤惊鸿这才松了口气。

可很快,她又怔住。

她刚才心太乱,只想着快点打发掉这些人,竟忘了让人帮她松绑。若是那群村民回来,她岂非仍不好脱身。

就在她暗自悔恨之际,树林中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凤惊鸿只当是那些村民去而复返,立刻喝道:“尔等又回来作甚?莫非还要吾降罪?”

来人并没有因她的话退缩,一个银铃般清脆的女声笑道:“姑娘原来这么喜欢装神弄鬼,既然你不要我们帮忙,殿下,那我们还是离开好了。”

凤惊鸿听出对方话中有话,不禁蹙眉。月光洒下,那几人从林中走出,当先一人英姿飒爽,银甲闪亮,是一名气质甚佳的女子。

她的个子很高,长发束成马尾,飒然垂落腰间,露出宽广额头以及浩海般的双目,给人一种雍容华贵之感。年龄在二十五六岁左右,面容算不上绝美,娥眉轻扫,不施粉黛,却自有风韵暗生。

那种风韵,绝不是一般女子的娇柔,它如高山般令人仰叹,譬若群芳,恰似傲雪独放的寒梅,凛然得叫人不敢轻亵。

银甲女子就像故事里的仙子,就算是仙子,恐怕也无法比拟她身上的那种气质。

凤惊鸿几乎看得呆住。

她虽是女子,这一瞬间,仍不觉心动。

银甲女子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男子也二十五六岁,一身青衣,面容俊秀,女子只有十七八岁,一身劲装,绯红似火,背上还有一把铁弓。刚才说话,便是这名劲装少女。

听她话意,显然知道凤惊鸿刚才是装神弄鬼,她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来这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