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倾城倾国之铿锵皇妃
倾城倾国之铿锵皇妃

倾城倾国之铿锵皇妃 郇山隐 著

连载中 小莫红凤

更新时间:2021-09-10 21:03:21  人气:
郇山隐新书《倾城倾国之铿锵皇妃》由郇山隐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小莫红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付小莫这一世的身份算是华丽的,老爹是当朝大将军,两个哥哥都是当朝的红人,可她偏偏成了朝廷通缉的重犯。阴差阳错,她又将自家推入到储位相争的风口浪尖之上,从将军被通辑的女儿,变成迫嫁的王妃,之后又成为皇妃,她的路为何如此艰辛?  老娘不疼,老公不爱,她该何去何从?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付小莫出了门来,任凭夹杂着汽车尾气的热风吹在自己脸庞上,豆大的泪珠不争气的从眼里滑落,苍白的脸上瞬间被泪水浸没,她看着平常熟悉如故的建筑,感觉竟然那么陌生,一切都变得毫不真实。

坚贞的爱情只有自己还死死守着,贾绍文离自己是那么的遥远,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交流,竟然全部是建立在**上的关系。

以往第一时间天天陪自己去吃西餐,听音乐会,看书画展览的人已经没了,那个从不强求自己一定要关心他,爱护他,不逼着她说爱他的人也没了,那个从不强求自己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的人也没了,她觉得自己的生活从天堂掉入了地狱,从美利坚到了阿富汗一样残忍,她对爱情的执着连她自己都觉得讨厌,看到了他做的那一幕又能怎样?听到了他说的话之后又能怎样?她还是爱他,爱他的桀骜,爱他的不驯,爱他与她辩论时令她哑口无言的才华,这些都是别人给不了她的。她的心已死,她倔强的个Xing不会让自己委曲求全。

几日后,A省W市z山脚下,一身Kappa穿束,戴着Kappa遮阳帽,背着kappa背包的女孩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这个女孩儿全身上下一身黑色,黑的耀目。这个女孩儿不是别人,正是付小莫,她离开家后,就向公司Email了一封辞呈,没有理由,没有原因,辞呈只是一种付责任的做法。便一个人只身来到W市Z山,本来想去峨眉,但峨眉名大威广,人多嘈杂,她见不得繁闹,便自行查阅了一下地图,改道到了A省Z山。经过贾绍文一事,她的心便活不过来了,她知道,按她的Xing情,原谅贾绍文她做不到,今后也怕是很难喜欢上别人,与其如此,还不如找一清净地儿,一辈子与青灯古卷为伴儿,倒也落的轻松自在。

当地人一口赣语,付小莫听不太明白,只能边走边问,好不容易打听到Z山广济寺在Z山西南麓,为“四大古寺”之冠,世称“小九华”、“九华行宫”,相传唐永徽四年,新罗太子金乔觉云游中华抵江城,先到四合山,后到Z山,曾在此开坛讲经说法。付小莫了解完这些,懒得听当地人一大堆罗里啰嗦的言语,自行按着当地旅游地图上所指的方位,来到了广济寺。

广济寺殿宇依山构筑,分三重,殿殿相接,层层相叠,后殿比前殿高出十多米。自下而上有天王殿、药师殿、大雄宝殿、地藏殿等,共有88级台阶,两旁护以锁链。最上一层为主殿地藏殿。付小莫此时无心赏景,径自找寺内主持方丈,希望能早些皈依佛门,了却红尘恩怨。

因不是黄金周,寺里游人并不多,付小莫看到寺院内院走过一位身着袈裟的大僧,便走上前,双手合掌并与胸前一辑,口里颂声佛号:“阿弥陀佛!大师有礼!”那大僧明显一愣,随即也还一礼,跟着付小莫颂声佛号,便道:“施主有何事?”

付小莫想要是直言来意,和尚未必让自己见住持和尚,便道:“此次初来贵寺,闻得住持方丈佛法不俗,为洗去我身上红尘之气,愿听方丈法音,以求心灵洁净。”

那和尚听得,又见付小莫一身装扮并非清贫之人,便面露骄傲之色,道:“方丈法师为安徽佛学研究学会副会长,经常出席参加各种重要的研讨及新闻会议,你来得巧,刚从北京回来没几天,现在就在住持院,我可引你一见。”

付小莫听完,面露纤强的笑容,答道:“如此,便有劳禅师了。”

说完,那大僧便领着付小莫转过角门,沿着一古色长廊,走到尽头,又向左转,走过假山边的石子路,进入了院墙边一个小圆形拱门里。付小莫以为进了拱门便到了,谁料想,拱门后又是另一番天地,一片小小的人工湖泊在树木苍翠中隐约其中,清新的山林水气迎面扑来,恍如世外桃源般,幽静的气氛很符合付小莫想像中的境地。如此,心下便有些喜悦。

正在恍惚间,前面大僧道:“施主,到了。”付小莫定睛一看,一座幽静小院,几间木制雕梁瓦房,院子里若有若无飘荡着一股檀香味,并不见香案香火,却处处显得温香异鼻,付小莫轻轻点头致谢,从包里拿出一张红色老人头来,递了过去,那和尚略一推辞,便收了,喜气满面的走了。

付小莫走至禅房门外,定了定神,便自开口道:“禅师,弟子有礼了!”只听屋里传来一声轻朗的声音,显得中气十足,道:“来者皆是客,施主请进!”付小莫便不客气,推门而入。

屋内陈设简单,一张香案,墙壁上挂着几字谒语,香案下一张黄色蒲团,右边是一张明黄色布幔围起的简易床铺,床铺边放着一把竹椅,一张木桌,有位中年和尚便坐在竹椅上翻看书籍,看见有人进来,和尚方才站起,轻颂一声佛号,道:“施主请坐。”

付小莫上下打最了他一番,看他生的眉慈面润,体形略显肥胖,下巴并无胡须,刮的干干净净,只是眼神中却透出威严与智慧的光茫。

付小莫略显失望,觉得与自己想像中的须花眉白的老方丈相差甚远,却也不便表现在脸上,便略一低头,也轻颂一声佛号,道:“弟子此来,实来求禅师,让弟子入得佛门,以求心理安静。”

那禅师听到,圆滑的大脸略显错愕,道:“施主错意,本寺不收女弟子。”付小莫听了,“啊”了一声,抬起头来,便对上了禅师的目光,她倒没想过不收女弟子的,所以惊叹。

禅师看她目光茫然,便知她可能不知详情,便微笑道:“我看施主并非看破红尘之人,何必非要遁的空门,受着清苦之罪。”

付小莫听完,黯然道:“一生与青灯古卷为伴儿,倒也是人生乐趣。”

禅师道:“佛本无相,可怜世人总当佛祖是消遣光阴的俗物,并不能真正解悟。”

付小莫不明所以,问道:“为何?”

禅师道:“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尘世本无物,何处惹尘埃!”

付小莫道:“这几句我听过。”

禅师问道:“听过,可知其意?”付小莫摇头。禅师道:“虽然大家常挂与口中,能真正明了此意的便没几人,这几句是想告诉你识得自己的心Xing,从有化无。”

付小莫道:“识得心Xing便够了吗?”

禅师笑而不答,道:“佛渡有缘人,我讲一断公案与你听听,不知你能解否,你要是解了,我便替你授戒,然后介绍你去女庵中暂住时日,至于最终要不要入佛门,还得看施主之后的意愿。”

付小莫听得,虽不能入佛门,但还是有希望,便自喜道:“好!禅师请讲。”

禅师略一思索,便道:“龙潭崇信禅师湖南人氏,未出家前非常穷困,在天皇道悟禅师寺旁,摆一个卖饼的摊子,连一个住所也没有。道悟禅师怜他穷苦,就将寺中一间小屋给他居住。崇信为了感恩,每天送十个饼给道悟禅师。道悟禅师收下以后,每次总叫侍者拿一个还给崇信,有一天,崇信终于向道悟禅师抗议道:‘饼是我送给你的,你怎可每天还我一个,这是什么意思?’天皇道悟禅师温和的解释道:‘你能每天送我十个,为什么我不能每天还你一个?’崇信不服气的抗辩道:‘我既能送你十个,何在乎你还我一个?’道悟禅师哈哈笑道:‘一个你还嫌少吗?十个我都没有嫌多,一个你还嫌少?’崇信听后,似有所悟,便决心请求道悟禅师为其剃度,准他出家。道悟禅师说道:‘一生十,十生百,乃至能生千万,诸法皆从一而生。’崇信自信的应道:‘一生万法,万法皆一!’道悟禅师为其剃度,后在龙潭结庵居住,世称龙潭崇信禅师。”禅师说完,便轻颂一声佛号,道:“你可知这则公案讲的是什么吗?”

付小莫听得一塌糊涂,平常聪明如斯的头脑,碰到这般高深的禅理时,简直透逗了,便老实的摇摇头道:“一生万法,万法皆一,弟子愚钝,还请禅师指点。”

禅师笑笑,便道:“这一段公案,完全表现的是自他一体,能所不二的禅心。天皇道悟禅师的房子,要让给龙潭崇信禅师去住,这表示我的就是你的;龙潭崇信禅师的烧饼,天皇道悟禅师收下以后,又再还一个给龙潭崇信禅师,这表示你的就是我的。当然,那时天皇道悟禅师的苦心,不是一个卖饼的俗人所知,但经常如此,终于触动崇信的灵机,从参究这个疑团,到直接的抗辩论争,龙潭崇信终于觉悟到多少不二,你我不二,心物不二,有无不二,原来宇宙万有,千差万别,皆一禅心也。想想世俗之人,那能有龙潭崇信禅师般的禅心呢,如今你缺少的,便是这颗禅心。”

付小莫恍然有所悟,但心下难免伤心难过,便道:“禅师难道给我一个找找禅心的机会都不给吗?”

禅师道:“禅心不在佛门之中,从那儿来的,便会归那儿去,你该去你去的地方,需找那颗禅心。”

付小莫还想争辩,禅师道:“时间不早了,你也该下山去,佛门不适合你,免去心头的想法吧。”

付小莫听得禅师下了逐客令,遂不死心,便道:“我可以用我全部积蓄,来换得这次机会呀。”

禅师听到此,更不答话,一挥大袖,只说了几个字:“他人笑我癫,我笑他人痴。”

付小莫听到此,便知他是以济公之语来对她,在众人看来,济公是一位酒肉和尚,打破佛门清规戒律,吃酒喝肉,为同道所不齿,但禅理修为无不在众僧之上,有时候禅并不一定遵守戒律便可得来。

付小莫若有所悟,自知在此留下,只能自讨没趣,便作了一辑,说声“讨扰”,便出了门。

付小莫出了门,无心下山,她知广济虽并不出名,但出家之事也不严格,如今连广济都不愿收她,她真不知自己该去向何处,便漫无目的在寺中行走,看着寺中有条石板小路,曲径通幽,旁边树木笼罩,有蜿蜒向上之态,便信步走上。行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旁边除了浓郁的树木和向上盘曲的山路外,便无它物,她似怅然不觉般,只那样由着心往前走,走至一断崖边,小路便向断了般,在无前进之道。付小莫被山风一吹,清醒了过来,看了看眼下之路,自己竟走到了一处高耸的悬崖边,崖下怪石嶙峋,各种野花小草斗鲜,说不尽的芳菲之意。

此时正值夕阳西垂,天地间披着绚丽火红之色,整个山巅被夕阳印衬的犹如仙境般绚烂。付小莫看得心下伤感,想到夕阳西下,应是游人归家之时,然而现在的她无家可归,心下荒凉之感不言而喻。看到崖下的山花野草在微风中来回荡漾,心中便想,我还不如你们自由快乐,无忧无虑呢。也罢,谁让我本就是苦命人,如今他不在,我找那禅心也不知该与谁共享,还不如在这个佛门之地做个花花草草,永世受香火佛法熏陶,偷得自在逍遥。想完,刚想一跃而下,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小莫,不可。”

小莫回头,看着那张年轻斯文的面孔,苦笑道:“原来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一直跟踪你而来。”年轻男人急急道。“我知道你与贾绍文的事情了。”

“哦,是吗?好巧啊。”淡淡的语气,说完,凤目如炬,冷冷道:“世上这么巧的事情不多吧,小老板,你说是不是?”

年轻男人急道:“小莫,你先过来,我慢慢给你解释,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爱你,难道你不知道吗?难道你觉得我爱你不如贾绍文多吗?虽然没有他,但你还有我,我会比他更爱你的。”

“现在说这些毫无意义了,无论你们出于什么目的,我再也不想听,也不再想知道,我们本来就是两种人,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不同,虽然做同一件事情,但非得采取两种手段,我试着去适应你,但我做不到,我只能做到那样,我和你不适合。”

一席话,年轻男人怒气冲冲,吼道:“他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那么喜欢?”

小莫呆呆的看着快发疯的男人,勾起一抹灿烂的微笑,看着天边温暖的夕阳惆怅道:“你不会理解,我恨欺骗我的人,今生我欠你的,来世一定会还你。”

年轻男人看到她眼中的绝决,心中警铃忽现,闪电般冲上前想拉住她,但只看到了她落下去时那抹黑色的弧线,年轻男人厮心裂肺的趴在崖边抱头痛哭。这便是付小莫给伤害她的人的惩罚,她用Xing命来惩罚伤害她的人。不知是她傻,还是爱情真那么伟大,值得付出生命。

真是红尘香消痴人怨,草木悠闲世人羡。哪知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只看落花飘零时,万世轮回难寻觅。天下熙熙皆为利,世事做弄人不知。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