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西望长安——凤凰图章节列表精彩试读】主角殷刘静山

【西望长安——凤凰图章节列表精彩试读】主角殷刘静山

发表时间:2021-07-06 09:14:49    人气:    栏目:资讯
西望长安——凤凰图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无杜不丈夫原创的武侠小说《西望长安——凤凰图》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殷刘静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两旬明阳通四海一轮明月照九州碧水黄沙双龙会穿云神箭破长空四安将军平三乱昆仑六友效梅山万紫千红天涯客百里春风绿江南

...

作者:无杜不丈夫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
立即阅读

《西望长安——凤凰图》 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西望长安——凤凰图》由无杜不丈夫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殷刘静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封烛子道:“我们只是来吃饭喝酒,叫些姑娘作甚,好不自在。”张不凡道:“打探消息么,不找些人来问问,哪来的消息,没有这些人,我们的 ...

《西望长安——凤凰图》 第十九章 小芸传音讯

封烛子道:“我们只是来吃饭喝酒,叫些姑娘作甚,好不自在。”

张不凡道:“打探消息么,不找些人来问问,哪来的消息,没有这些人,我们的消息又怎么散的出去?”

封烛子不解:“散什么消息?”

白长风在一旁冷冷地道:“自然是四处宣扬殷二公子恶行,哼,不想你手段竟然是如此下作。”

张不凡道:“我说白公子,你现在是那一头的,你可别忘了十里渡的承诺。我下作,他殷家兄弟就光明正大了么,这一路上竟是阴谋诡计,你还不知么?”

白长风站起身道:“我只是答应刘大侠作证,但不会与你做些不耻的勾当。”

张不凡倒满一杯酒道:”好,好,好,你是君子,我是小人,你看看我这小人如何对付那殷家的两个小人。”说完自饮一杯。

那灵丘道:“白公子,莫要生气,不凡的话也有几分道理,那殷家在此有几分势力,我等也不得不做些打算。不凡的手段虽不算光明磊落,但欲制恶人还需以恶人之道。”

房门一响,几位姑娘依次进来,头一位正是秀儿姑娘,嘴里还念到:“哟,不知公子口中的殷家恶人是谁啊,我们这洛阳城里还有多大的恶人,我怎么不知道?”说着就坐在张不凡身旁,其他几位姑娘也都挨个坐下。最后一人抱着琵琶坐在案前。

张不凡道:“姑娘,我们聊的都是江湖恩怨,你们不爱听的。如此风月时景,打打杀杀的,吓坏了姑娘,有煞风景,不说了。”

秀儿姑娘道:“别啊,我们姐妹在这里,整天不是听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吹牛,就应付些迂腐书生说着狗屁不通的诗文,早就没趣了。反倒是对江湖上快意恩仇的故事感兴趣,您就说给我们听听吧。”说着给几人都斟满了酒。

张不凡盯着她看了看:“好,既然姑娘喜欢听,我今天说予你听,不过你要害怕了,可怨不得我。”

几位姑娘催促道:“公子就不要卖关子了,快说吧。”

张不凡举起酒杯与众人一起干了。便绘声绘色的说了起来。这张不凡此刻一点也不像江湖的侠士,反倒像是个走串茶馆说书的。讲起来惊心动魄,关键时刻又吊她们胃口,急得姑娘们连连追问。张不凡又添油加醋,把殷明月说成一个非常不堪的阴险小人。给他刻画的是淋漓尽致。白长风本就不喜,也就当没有听见。灵丘道长还好,只顾喝酒。只有封烛子听得有些面色发红,心道这不凡兄弟讲的虽是事实,却怎么如此夸大。张不凡从头到尾说的清清楚楚,几个姑娘听得是饶有趣味。

秀儿道:“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殷家的兄弟我们也熟识。不满你说,那殷家的大公子可是我们教坊司的第一乐师,人品端正,洛阳城里人尽皆知。那二公子我们自是不熟,不过殷家在洛阳也是颇有名望,你这样说法,恐怕会得罪不少人呢。”

“大丈夫行的正坐的端,怎会怕人议论。我说的都是事实,还怕他寻私报复不成?况且那刘大侠也是侠名满天下,我会撒谎,那刘大侠也会乱说不成?今日刘大侠便在你们张大人府上做客,梁王帐下塔白将军亲自为我等报与官府,说要着洛阳衙门秉公办理,这几日你们便会知道,我所言非虚。”

几人听着曲儿,便喝边说。封烛子不喜有姑娘在旁,偶尔和一杯,也不怎么说话,听得问他时也就随便答应一句。一直不停的往外看。突然喊到“这不是平总镖头么。”说着向外一挥手,探出窗外喊道:“平总镖头!”

平四海把人安顿好之后,觉得无聊,便出来寻张不凡等人,才走到万花楼前,见有人喊他,一看之下是封烛子,便上的楼来。平四海推门进来道:“好你个张不凡,有喝酒的去处也不叫我。”看了看几位姑娘道:“这洛阳城里的姑娘就是漂亮,不凡,你小子真不够朋友。”封烛子赶紧让座,往旁边挪开,离旁边姑娘远了一些。平四海也不客气,就在姑娘身边坐下道:“美人儿,你长得真标致,叫个什么名?来,咱俩喝一杯。”说着就去抓姑娘的手。

那姑娘笑吟吟的躲开,端起酒,与他同饮了一杯,道:“平大爷,小女盼儿,再请大爷一杯。”

平四海端住酒杯,一饮而尽。嘴里念道:“盼儿,盼儿,好名字,你这盼的不就是我么。”逗的几位姑娘咯咯直笑。

白长风道:“平总镖头,请你庄重一些,怎么说也是堂堂总镖头。”

张不凡也道:“白兄,这一点我倒与你一致,敬你一杯。”

白长风并不理他,平四海满不在乎的道:“庄重个屁,都来这里了,还装什么正人君子。”

几个姑娘纷纷道:“平大爷说的甚是,来这里就是要开心的,若还和平日一样扭扭作态,岂不累么。”举杯又邀众人。

张不凡喝罢道:“那好,你们乐着,我这一天都累了,我要回房休息了。”起身便往外走。

秀儿也起身道:“我送公子。”一起走出门外。下得楼来,秀儿道:“公子,客房在这边,不用从外面走。”

张不凡道:“谢过秀儿姑娘,天色还不晚,我要出去走走,散一散酒气,要不晚上睡不好。”

秀儿道:“要不我陪公子散散心?”

张不凡道:“姑娘美意,在下心领了,只怕是有没人在旁,我就走不动了,酒没散去,先醉倒在姑娘怀中,咱们还是改日再聚吧。”说完掏出五两银子打赏秀儿。

秀儿结果银子道:“张公子刚才还说别人,你不也是一般戏弄人家。”

张不凡哈哈大笑,走出万花楼。秀儿见人走了,来到后面找芸儿姑娘。芸儿见到问:“姐姐,客人这么早就散了么?”

秀儿道:“还没有,我有事告诉你,你要出去一趟。这楼上的客人是乐师的对头,一个叫张不凡,两个道长,一位白公子,还有一个姓平的,是个镖头。看样子是要找二公子的麻烦,你快去找青瑶姐姐,告她一声,看是不是找乐师通禀。”秀儿说完就回身上楼去了。

张不凡走了之后,灵丘三人又坐了一会。白长风看不得平四海的样子,便道:“在下箭伤未愈,还要回去换药,就不奉陪了。”说完就要走。

平四海道:“哎呀,我倒忘了你还有伤在身,只不过你自己怎么换药。”指着一位姑娘道:“你扶白公子去客房换药,好生伺候。”

白长风摆手道:“不必了,我自有办法。”

封烛子见白长风要走,就觉得更不自在了,趁机道:“师叔,我们也走吧,咱们有上好的金疮药,去帮白公子看看。”灵丘点点头,二人也站起身来。白长风知他意,也点头谢过,三人便一起出门,马上有小厮引领带路。

秀儿姑娘回到房中,看到三人离去的身影问道:“怎么都走了?”

平四海道:“什么都走了,我不是还在这么,走就走吧,他们真不解风情,来,我们喝酒。”

殷明阳用过晚饭,正在逗孩子玩,桃儿姑娘从前面跑过来道:“大爷,门外有一位叫芸儿的姑娘求见。”

殷明阳没反应过来:“芸儿,哪个芸儿?”

桃儿不高兴的道:“不知道,说是教坊司的姑娘。”

殷明阳这才想起,前一日还曾见过,想她来家中做什么。把孩子交与素心,跟桃儿往外走,一边问道:“人在哪里?”

桃儿道:“还在门外,我问她何事,她也不说,只说有要事非要见您。她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大事,我就没让她进来,咱们府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

殷明阳责备道:“你这孩子。”

桃儿道:“大爷,您不知道,你看她那个样子,小小年纪,做什么不好,我又不是不懂。”

说着走到门口,看到莫福守在那里,芸儿披了一件大氅,站在一辆马车前,来回走动。殷明阳想了一下,没往外走,转向门房偏厅,对桃儿道:“请她进来说话。”

桃儿不乐意地把人带进偏厅。殷明阳道:“芸儿姑娘,请坐。”

芸儿忙道:“芸儿不敢,我说完就走。”

殷明阳道:“芸儿姑娘,你来我家便是客,哪有让客人站着说话的道理,快请坐,桃儿,上茶。”

桃儿把茶端来,就放在桌上。芸儿感激地施了一礼,这才坐下,没有动茶,对殷明阳道:“司乐大人,今天晚饭时秀儿姐姐过来找我,说她陪的一桌客人,有位叫张不凡的公子,几个人一起在商议要对二公子不利。秀儿姐姐让我找青瑶姐姐说一声。可青瑶姐姐不在,秀儿姐姐又回去陪客人了,我也不知道找谁说,不知改不改找人传话,无奈之下,只好冒昧来府上,大人勿怪。”

殷明阳道:“芸儿姑娘好心,我怎会怪你,只是还有几人,都有何人,秀儿姑娘可曾交代?”

芸儿道:“有的,走有两位是道长,名字没有说。还有一位公子和一个镖头,姓什么来着,我怎么想不起来了。”芸儿见殷明阳细问,觉得事情可能比较重要,可是越着急就越想不起来,急得的都快哭出来了。

殷明阳见状便道:“芸儿姑娘,不用想了,我已知是谁了。”

芸儿道:“真的吗,您看我这脑子,一点小事都记不住,对不起了大人。”

殷明阳道:“不妨事的,我真的知道是谁,你能来与我报信,殷某非常感激。”说完站起来施了一礼。

芸儿吓得赶紧站起来还礼道:“大人,折煞奴婢了,这可不敢当,既然大人知道了,那奴婢这就回去了。”

殷明阳道:“芸儿姑娘留步。”

芸儿停住道:“司乐大人还有何吩咐?”

殷明阳把莫福叫来,交代几声,莫福出去一会儿取来一个小盒子,端到芸儿面前,殷明阳道:“感谢芸儿姑娘能来报信,不知何以为谢,小小钗头一只,略表心意。”打开一看,是一只宝蓝点翠珠钗,打造的十分精致。

小芸赶紧合上盖子:“谢大人,奴婢可受不起。”

殷明阳从莫福手上拿起盒子放在芸儿手上,“我只是一名乐师,不是你的大人,你在我眼中也不是奴婢,你如此关心我殷府的事,便是我殷某的朋友,一只钗头不算什么,日后你若有什么为难之事,尽管找我,绝不推辞。”

芸儿姑娘听得眼圈一红,把钗盒放到茶案上,转头就跑了出去,殷明阳喊她也不答应,出门上了马车就走了。

殷明阳见她走了,回身见桃儿还是一脸不屑的表情,便把桃儿和莫福叫在一起道:“无论是教坊司还是伎乐司的女子,她们不是无家可归活不下去,就是受战乱之苦,强充入官,或是家门犯案受牵连而没入官籍。沦落至此,非其本愿。她们与我等一样,都是父母生养,为人儿女。只不过生而命苦,怨天不得,乱世之中,都是苦命人,又何必难为与她。“说完便走出偏厅。

桃儿受了责备,觉得受了委屈,眼泪打转。莫福也在一旁道:“桃儿妹妹,你不要觉得委屈,大爷说的是。你看那芸儿姑娘,一个小姑娘家这个时候前来报信,又不图什么,我觉得人家就是有情有义。你再看看我们,虽是下人,可是府中哪位主人待我等不是自己人一样,虽不是一桌吃饭,可吃的都是一个灶里的。你呀,是该好好想想。”说完也跟了出去。

只剩桃儿一个人在那抹眼泪:“讨厌,还用你来教训我。”

西望长安——凤凰图
无杜不丈夫/著| 武侠| 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无杜不丈夫原创的武侠小说《西望长安——凤凰图》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殷刘静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两旬明阳通四海一轮明月照九州碧水黄沙双龙会穿云神箭破长空四安将军平三乱昆仑六友效梅山万紫千红天涯客百里春风绿江南

...